杵風流定

關於部落格
  • 1000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傳角色聊天茶會 part1

 
 
part1
 
 
漾漾:咦?怎麼突然舉辦這茶會?是有什麼意義嗎?
 
 
千冬歲(推了推閃著精光的眼鏡):這個我知道。
 
漾漾:是什麼?
 
千冬歲:是因為作者覺得挖坑太多、且越挖越多,還有更新文章的速度大不如前,所以想說舉辦這茶會讓各位讀者憤怒的心情能稍微減緩些。
 
漾漾:原來是這樣...不過該填的還是得填,別逃避現實!
 
千冬歲:嗯嗯。
 
漾漾:是說這茶會會有人提問還是別的嗎?
 
冰炎:不會,這茶會主要是以作者的「隨意而進行,不會有人提問,是以我們角色間的談話而構成。
 
漾漾:原來如此...咦?學長你來了喔?
 
冰炎:不想來也得來。
 
漾漾:也是啦,學長雖然那樣,但總歸來說還算是個第二主角嘛,還是得出席一下會比較好喔。
 
冰炎:什麼叫雖然是那樣阿!
 
夏碎:看起來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就邀請冰炎一起參加囉。
 
 
那麼聊天茶會開始。
 
 
漾漾:等等,我突然想到,是說這茶會不應該是以作者的隨意而進行吧,應該是指我們這些角色的聊天內容而進行才對啊!例如訴求之類的....
 
千冬歲:怎麼了漾漾?有什麼想說的嗎?
 
漾漾:有!我希望作者能把文章中學長偷聽我心聲的設定給拿掉!(偷聽也就算了,反正我的人權在很久之前已經消失不見了...但是!每次偷聽、每次後腦杓就受到嚴重的損傷,在這樣下次,我真的會變成腦殘!!)
 
冰炎:不是早就是腦殘了嗎?
 
漾漾:還不是好嘛!
 
冰炎:不過你這要求是不可能。
 
漾漾:為什麼!
 
冰炎:如果把腦殘拿掉的話,你的表現既不出色也不獨特,這樣下去真的會變成名副其實的路人甲。還有,因為在這部落格內文章中大部分的主要結構還是以你的腦殘架構而成,所以說現階段你這要求是不可能實現。
 
漾漾:什麼空間會以腦殘建構阿...我真的無言了。
 
冰炎:基本上有你的出場時,那文章的空間架構大多數都會變成你的腦殘...也就是說是這個樣子吧,腦殘=褚。(冰炎一針見血地指出重點)
 
漾漾...被打擊到甚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夏碎:別難過漾漾,其實看漾漾的腦殘是很愉快的喔。
 
漾漾:...那還真是謝謝阿。
 
 
 
千冬歲:話說回來,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想問了。
 
漾漾(因為夏碎學長鱉腳的安慰,心情有比較好點了):什麼?
 
千冬歲:在文章中漾漾跟學長兩人的對戲特別多,那麼實際上兩人是怎麼想的呢?
 
漾漾:甚麼意思?
 
夏碎:千冬歲的意思是說,你跟冰炎兩人對戲大多數是曖昧片段和場景,但在演的時候兩人是怎麼想的呢?例如看到劇本是這樣寫的時候。
 
冰炎:想都沒想,放空。
 
漾漾:學長,你這回答也太敷衍了吧...嗯,我想想,幸好基本上作者不會給我們太煽情的劇本,頂多就是曖昧的階段,不過還是會有親吻或者比較超過的要求就是了,是還好啦,況且在演戲的時候我只注意不要太常NG,其他的就沒想這麼多了。
 
夏碎:那冰炎是怎麼想的呢?
 
冰炎:...在演戲的時候盡量放空,說服自己眼前的人是瓶蜜豆奶。
 
漾漾:我居然連人都不是...
 
夏碎:沒那回事喔,冰炎最喜歡的飲料是蜜豆奶,對冰炎而言被形容成蜜豆奶是很高的稱讚呢。
 
漾漾:是這樣嗎?
 
夏碎:是這樣喔。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不過據我調查,冰炎學長在演第一場戲時,心跳速度比平常多了20下、呼吸加快,臉頰紅潤,而且還比平常多攝入3000ml的水量。
 
漾漾:....這樣精準的數據是從何得來的?不過話說回來,這有調查的必要性嗎?
 
千冬歲:多掌握資訊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夏碎:好了好了,因為是第一次演這種戲嘛,就算是冰炎也會緊張喔。
 
漾漾:原來是這樣啊,學長也是會緊張阿。
 
冰炎:......。()
 
千冬歲:現階段來看曖昧的場景是比較多沒錯,但是作者也是有考慮是否多加點情色、煽情的演出。
 
漾漾:?!,千萬不要阿。
 
千冬歲:放心好了,作者的火侯還沒到那種程度,所以現在可以安心一陣子。
 
漾漾:聽你這樣說,我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才好。
 
冰炎:總之,照作者更文的速度,估計十年都寫不出來。
 
漾漾:那我就放心了。
 
(作者中槍)
 
 
西瑞:喂喂喂,這樣熱鬧的茶會沒有我西瑞大人怎麼行呢!會很冷清的!
 
九瀾:西瑞小弟,你太吵了,像這樣的茶會沒你可以,沒有我九瀾才進行不下去呢。
 
西瑞:說什麼屁話,老三。
 
九瀾:叫三哥,沒禮貌的傢伙。
 
漾漾:西瑞,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咧,怎麼這麼晚才出現?
 
西瑞:還不是昨天跟老三打架,打到累,結果在老三的停屍間睡了一晚,現在才趕來。是說老三,你那邊連個枕頭都沒有,睡起來很累!
 
漾漾:(是說,停屍間不是放屍體之類的東西嗎?怎麼可能會有枕頭!!)
 
九瀾:我怎麼知道你睡哪個停屍間,要不下次你來的時候先跟我拿枕頭好了。
 
漾漾:還真的可以放枕頭喔?這樣沒關係嗎?
 
西瑞:沒關係、沒關係,反正停屍間又不是沒睡過,放個枕頭又不會怎麼樣。
 
漾漾:不,我是怕你晚上遭到報應之類的...(但我應該是想太多,如果要說報應的話他早就該報應了,哪會等到這時候。)
 
西瑞:報應?本大爺是會怕那種東西的人嗎!來一人我就殺一人,來一雙我就殺一雙,本大爺以我爺爺的名義發誓,有種就來,就怕報應不來!!
 
千冬歲:是阿,趕快遭到報應吧,要不然累積太多也不太好。
 
西瑞:你說什麼四眼田雞,要說報應的話也沒比你多吧!
 
千冬歲:至少比你少。
 
漾漾:是說...報應這種東西是累積性的嗎?
 
夏碎:好了好了,先別吵架,話說回來大家在演的時候有比較印象深刻的場景嗎?
 
西瑞:本大爺來去一陣風,沒有甚麼好留念的!
 
漾漾:夏碎學長說的應該不是這個意思吧...
 
九瀾:嗯,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是接到和西瑞小弟作為cp出場的時候吧。
 
漾漾:作為cp出場不好嗎?
 
九瀾:也不是,是說我跟西瑞小弟是血親吧,這樣不是亂倫嗎?
 
漾漾:(雖然九瀾感覺好像不會在意這種事情,還以為他只是個變態。原來...他還是有正常人的一面嘛,我錯怪他了。)
 
九瀾:不過感覺挺新鮮的,亂倫和背德感也不錯,希望作者別只發展冰漾cp,偶爾也讓我跟西瑞小弟多出場阿。
 
漾漾:.....。(收回前言,他還是變態一個,沒有改變。)
 
西瑞:哼,我倒是希望作者能減少甚至能刪掉這cp,每次跟老三同台演戲,就渾身不對勁!
 
九瀾:要不我退而求其次好了,至少讓我跟西瑞小弟的獸爪同CP吧!
 
漾漾:那是怎樣的配對?!
 
 
 
雷多:西瑞如果不想的話,那就跟我配對吧!
 
西瑞:哼,想都別想,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吧!
 
漾漾:咦?雷多?
 
伊多:抱歉來晚了,想說大家聊天應該會口渴跟肚子餓,所以在做了些點心跟飲料不小心拖了時間。
 
漾漾:沒關係啦,反正才剛開始沒多久。
 
伊多: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但我跟雷多出場真的不要緊嗎?我們的出場次數不多,甚至根本沒出場過呢。
 
冰炎:那種事情不要緊,總之作者之後就會寫出來了。
 
漾漾:真的會寫嗎?
 
冰炎:寫不出來我就去盯著他寫出來。
 
漾漾:別威脅作者啊!
 
冰炎:哼。
 
夏碎:適度的威脅,有促進發展的空間喔。
 
漾漾:有這樣的嘛...,對了,怎麼沒看見雅多啊?
 
伊多(露出有些抱歉的笑容):這個嘛...因為雅多覺得來參加這茶會談話內容太羞恥,所以就不來了。
 
漾漾:羞恥?
 
千冬歲:的確很羞恥。
 
夏碎:嗯嗯。
 
漾漾: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伊多:呵呵,這麼說起來,漾漾應該還不知道吧?
 
漾漾:不知道什麼?
 
伊多:記得是在某個場景吧,漾漾不是在戲中收到圍巾嗎?
 
漾漾:對阿,織的很好呢,那時候想說道具組的準備細緻度終於提升了呢。因為織的實在是太好了,道具組每次用完後就會棄置道具,所以就跟道具組要,將圍巾帶回家了,今年冬天也有用喔,很保暖呢。
 
伊多:其實阿,那條圍巾是雅多自己織的。
 
漾漾:什麼?!雅多的手藝這麼好喔。
 
伊多:因為道具組說那場戲是很隱含的愛戀,所以希望角色之一的人可以將這隱藏的愛戀表現出來,跟作者商量後,根據發文的季節而定以圍巾呈現。所以道具組的人和雅多說希望他可以織一條圍巾,而且要隱含愛意。
 
漾漾:咦?!
 
千冬歲:原來如此,所以那條圍巾的完成度這麼高。
 
伊多:那是因為是雅多用盡心意去織的阿,事後原本雅多是想回收的,不過因為被漾漾拿去了他也不好意思說什麼,於是就算了。
 
漾漾:那雅多不敢來茶會是因為這原因嗎?
 
伊多:雅多是個很純情的小孩呢。
 
漾漾:是說雅多不敢來,是怕被別人知道吧...伊多這樣說出來好嗎?
 
伊多:沒甚麼不好啊,況且我認為讓別人知道雅多的好也是很重要的。(說完,伊多笑嘻嘻地看著我)
 
漾漾:.....。(真心希望那個別人是另有他人,謝謝。)
 
 
 
夏碎:不過我記得有第三男主角吧。
 
漾漾:第三男主角?
 
夏碎:是根據文章的點擊率而定的,而且也有人留言詢問過這角色喔。
 
漾漾:?
 
千冬歲:我想應該是他吧,說到這,怎麼還沒出現?
 
西瑞:哼,可能是太黑了,所以不知道是被哪裡的日光燈當成黑炭給昇華了。
 
哈維恩:你說誰是黑炭阿,夜妖精的膚色不容你這般污辱。
 
西瑞:還有誰,就現在現場最黑的傢伙啦,黑就是黑,黑炭就是黑碳,再怎樣都不會變成白炭啦!
 
漾漾:再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夏碎:看著後期的發展是很有趣沒錯,但一開始從夏冰漾變成冰/哈維恩X漾,我這前期參與者難免感到有些失落呢...
 
冰炎:有意見就去跟作者說阿,反正又不是不行。
 
漾漾:.....。(我想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人,作者不是懶得更文、而是不敢更文吧。要求這麼多....)
 
冰炎:褚,你有什麼話想說嗎?
 
漾漾:沒有,謝謝。
 
夏碎:不了,作者也是很忙的,不過我相信後期還是會有出場的機會的,對吧?
 
漾漾:這是在跟誰提要求?
 
千冬歲:我倒是覺得那種戲不演也不會怎樣,每次出演這麼多場、演出的時間卻很短暫,又要求這麼多,要表現出內心的煎熬、表情隱忍等等,形容的未免也太模糊了吧。增加演戲的困難度。
 
夏碎:這樣也很好啊,可以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嘛,當作學習囉。
 
千冬歲:既、既然,哥哥都這樣說的話,那我也沒意見了。
 
哈維恩:不過我倒是希望後期可以增加點打鬥的演出,最好是能跟冰與炎的殿下對戲,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漾漾:....我想這是不可能的吧,那是戀愛狗血劇、不是警匪追逐戰阿。
 
哈維恩:是嗎?那還真是可惜。
 
漾漾:(沒甚麼好可惜的!)
 
 
 
 
千冬歲:不過我想作者也不知道該怎麼結尾,所以才拖這麼久吧。
 
漾漾:是喔?
 
千冬歲:據我收集的情報,作者是有意想偏心往冰炎學長這方向結尾,但是錯就錯在作者一開始把那部戲中的學長樹造的形象太差,連作者重新看自己打的文都討厭,所以就困在這了...
 
漾漾:那哈維恩呢?
 
千冬歲:據作者本人是說小說資料不足,不夠參考哈維恩性格,所以就先暫停連載。
 
漾漾:原來如此,不過我們在這部落格的個性跟小說的個性差很多吧,作者根本就是把自己的幻想加諸在我們身上嘛!
 
千冬歲:所以也只是說說而已,作者其實是懶得填坑才賭爛說一大堆屁話。
 
漾漾:一開始承認不就好了嗎?真是...
 
 
 
夏碎:好了,反正作者有生之年一定會填坑完成,我們只要等待就好了喔。
 
西瑞:對了,昨天晚上要睡覺前,有稍微聽到一點情報。
 
漾漾:什麼情報?
 
西瑞:昨天作者好像有去狄漾專區晃了一下,最近打算將狄漾cp增文耶。
 
漾漾:什麼?!不要阿------
 
西瑞:嘛,這樣不是很好嘛,漾~你就趁跟王子殿下對戲的時候給他幾招、讓他死,這樣你就不用繼續在跟王子演戲啦。
 
漾漾:你也要看我打不打得過他好嘛。(是說你在說這話之前絕對沒有考慮到我的實力對吧!)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