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15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監視 【微冰漾】

舒服地坐在椅子上,不時還望過來的學長,他的舉動像似希望給他一點關懷的樣子。 …真是受夠了,每次跟學長出監視的任務時總會這樣。 騰出一隻手,打開旁邊的小冰箱,拿出蜜豆奶拋給學長。折騰這麼久,才拿到蜜豆奶的學長,終於安靜下來了。 收回視線,我繼續拿著吸塵器做打掃工作。 來到這邊算一算也經過三個月了。 被我們監視的家庭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任何的異狀。 伸直腰,長期的彎腰有點酸了。 從二樓窗戶望出,可以看見那家人在庭院玩甩的景象。 監視,是一項任務也是工作。 這我很明白也很清楚。 但如果能重新選擇的話,我寧願不來。 「唉呦,冰太太,今天也來買菜啊?妳老公真是幸福呢,每天都能吃到你煮的菜。」回神後,對面的林太太拿著菜籃正對著我露出三八笑容。 提起沉重菜籃,我勾起有點尷尬的微笑。 「沒有啦…」 這樣的應對,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從生鮮超市走出,一路和著八卦來源的林太太一起走著,耳朵邊淨是林太太的小道消息。 「今天那家人又來了呢,真搞不懂,明明被家暴了還不報警,想說那太太也很怪呢!」 一邊打哈哈的乾笑,一邊隨便應付。 這時我才清楚,老媽的辛苦。 「阿,對了,冰太太你知道嗎?上禮拜阿,隔壁那家子,就是陳太太那家啊!上禮拜天我看見陳太太帶著沒見過的男人進屋呢!這年頭阿還真的是…」,一邊聽著林太太的八卦,一邊恍神的想明天要煮什麼菜才好時,不知不覺林太太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 愣一下,回頭。 只見林太太滿臉通紅。 …怎麼了? 「褚,太慢了。」 抬頭,學長倚在門邊環著手,用偽裝的黑眼看著我。 …難怪林太太會臉紅。 「哎呀,冰先生,出來迎接太太阿,真好呢!我先生都沒這樣子…」林太太一邊說,不時視線瞥向學長。 「哈哈。」學長他才沒出來迎接我,只是單純的肚子餓,找人要吃的。 跟林太太說聲抱歉後,跟上學長的腳步進門。 將門關上時,卻聽見林太太的自言自語。 「哀,明明長的這麼好看,卻是同性戀…」 咳,這我就要說明了。 關上門,提著菜籃走到廚房開始準備晚餐。 切著菜,想著剛才林太太的自言自語。 同性戀? 怎麼可能! 要不是任務所需,我跟學長也不會以這樣的身分來這。 沒錯。 我跟學長的身分設定是… 同性戀夫妻。 租的套房位置自然是監視家庭的對面。 來到這的第一個禮拜,要想低調的監視是絕對不可能。 除非學長的臉能換… 扯遠了。 總之,來到這絕對不是來搞GAY! 明明該是如此…但我不曉得那單子上所設定的身分到底是出了甚麼問題。 接到任務的單子時,老實說我很興奮。 因為這是我身為白袍後接到的第一個任務。 但是! 看著單子上面的所設定的身分,我感到非常困擾! 我曾對上層的人提出疑問,也問了跟著我們的巡司。 上層的人回答得不清不楚,只將我落落長的疑問單上用了毛筆字,用著差不多三十二的字體寫著… 請勿墮落。 什麼鬼? 問了紫袍巡司,那巡司甚麼也沒說,只是笑得很鬼。 在一切還是滿是問號的我,就這樣糊里糊塗的被學長拉來出任務了。 看著鍋子裡在沸騰的咖哩,我有種被騙的感覺。 「到底好了沒啊?」坐在飯桌前的學長,再次發出牢騷。 將火關掉,用湯匙舀一匙的咖哩到在白飯上,端過去給某位叫餓的老大爺吃。 坐在對面,看著學長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真搞不懂…」 吃著咖哩,學長回問:「不懂甚麼?」 看著學長的臉,我不由得在內心嘆氣。 和學長相處三個月,是同住是同居。跟以往不同。 住在黑館裡,雖然也是同住,但並沒有同睡一張床,也沒有共同行動的時候。 這三個月裡,我對學長的認識又更多了。 沒在監視的時候,學長最喜歡的就是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書,要不然就是拿著蜜豆奶對著電視機發呆。 偶爾,在電視機上出現相關蜜豆奶的新產品時,那天下午會看見學長偽裝的黑眼有些紅。 對著喜歡的東西著迷、興奮,怎麼看學長都像是個長不大的小孩。 這樣的男人為什麼走到哪都是女人注目的焦點呢? 看著對面的學長,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怎麼了?」 「不,沒甚麼。」只是覺得莫名其妙而已。 不明其所然的學長,奇怪的看我一眼後,繼續和咖哩奮鬥。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