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6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特傳【粉絲,總是熱情01】

只見黑髮的同學打開房門,大家看見的畫面是… 冰炎的腳下有個人,長長的頭髮讓人不知是男是女,只見那人拉著冰炎的衣角,哭哭啼啼地小聲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呃,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你辦事了。」握住門把,蘭德爾紳士的將門重新關上。 然後站在房門前,要將大家打發走時,房間內傳來冰炎的怒吼聲。 「你們敢走給我試試看! 」 隔著房門,蘭德爾回說。 「既然你在辦事,幹嘛留我們在這兒觀賞兼觀聽啊?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種僻好。」 雖然是隔著房門,冰炎的聲音好像又大了幾度。 「不是! 」 見他們倆快吵了起來,安因好心的問。 「冰炎,如果有什麼困難的話,你可以事後再請教,現在不適合…」 「不是! 」 聽冰炎這麼說,大家又不曉得冰炎到底要幹嘛,只能處在房間門前。 過了幾分鐘後,只聽房間內傳出碰的一聲,女人的尖叫。 蘭德爾忍受不住了,直接將門打開,大喊說。 「冰炎有什麼事,需要對女人痛下手嗎?我看不起你! 」 但再度打看門後,大家都愣到了。 冰炎的房間凌亂,床甚至凹了一個洞,更誇張的是當事人的身上衣服還凌亂,而重點是女人不見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老實說大家都很納悶。 大家繞過歪七扭八的家具,到了當事人面前。 安因拍拍冰炎的肩膀,說:「冰炎你還真是厲害啊。」 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後,冰炎拍掉安因的手。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 將大家趕出房間,冰炎也走了出來,把門關上在重新打開。 裡面原本東倒西歪的家具恢復原樣。 冰炎走進,其他人也跟了進來。 坐在單人座的沙發上,紅色的眼睛環視大家。 「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嗎? 」 一隻手伸起。 紅色的眼睛看了伸出手的那個人。 「請問…你們是男女朋友關係嗎? 」 一發問,頭立刻就被暴力對待。 收回手,紅色的眼睛瞪著發問人。 「褚,我勸你要問就問點有根據的,不要隨便亂問。」 「話可不能這麼說,我覺得他問得挺有道理的。」明明是在別人的房間內,蘭德爾坐的姿勢活像坐在自己家一樣,手上還多出不知從哪來的紅酒。 坐回原位,冰炎的額頭上多了一個青筋。 「好了,大家別胡鬧,先聽聽冰炎怎麼說吧。」 看了大家,冰炎緩緩說出。 他說睡覺睡到一半,原本身理時間已經醒了,但連續執行這麼多天的任務,即使是冰炎還是忍不住想賴床一下,差不多是到凌晨三點時,聽見窗外的陽台上有腳步聲,起身在床上坐起。冰炎想說應該是黑館的那些無聊人士,不想從大門經過,用跳窗的方式出去吧,帶著這樣的想法,翻過身,冰炎打算繼續睡下去時,豈知翻身時,枕頭上多出了另一個人。 即使是冰炎,還是忍不住驚嚇了。 跳下床的瞬間靈活拿起床邊櫃子上的豆子,在一秒鐘間喚出武器。 拿著武器,冰炎將武器對象床上的另一人。 「想死還是要走? 」 聽見冰炎這麼說時,床上的突然嘻嘻嘻的笑著。 藉由月光,冰炎看見床上的那人竟然臉紅了。 這發現,讓冰炎忍不住汗顏了。 怎麼會有人聽見這問話,還會臉紅的?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