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6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笨蛋 【微冰漾】

每日五十次。 「妖師,快點滾出-----------------」 在某個白癡話還沒說完時,換出米納斯,扣下板機,不到兩秒鐘的時間,白癡就被米納斯給轟到天邊。 抬手遮住刺眼的陽光,「米納斯,剛才的水柱是新發明的嗎?」 『是的,昨晚剛研發出來的,今天試驗。』 「恩,不錯,繼續努力。」 『多謝誇獎。』 這麼多年,米納斯柔美的嗓音還是沒變。 在內心暗自稱讚自己的幻武兵器,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 「漾漾~今天要不要去醫務室?」 轉身,在不遠處喵喵揮著手問。 拿起放在腳邊的書包背起,走向喵喵。 「要!」 起床、梳洗、上學、放學,最後是醫務室。 每天每天的行程都是如此的簡單明瞭。 不過上列的行程前四項是廢話。 你不起床,難道要賴床? 不梳洗,難道要嘴臭? 最後,學生不上學、放學,難道你要住學校? 總之,就是廢話。 但最後的醫務室就不是了。 這是因為… 「學長,我來看你了!」 將白色的門打開,印入眼簾的是… 碰。 跟門的顏色一樣潔白的… 枕頭。 「煩死了!」 撿起掉落的枕頭,走到學長病床旁,拉著張椅子坐下。 「學長,妳身體有沒有好點了?」 熟悉的血紅色眼睛充滿殺意的看過來,「我說我早就好了!」 …看來這人還在記恨剛醒來時說他矮的事情。 「學長,身體不是你說好就好了,輔長也說了還要再做進一步的檢查。」 「哼。」學長撇頭,看向窗外。 將書包放下,打開書包,在找東西時,學長說話了。 「我剛才看見了。」 我頭也沒抬的問:「什麼?」 「褚。」 因為學長很認真地叫我,我就很認真地看他。 「怎麼了?」 我跟學長兩人凝視許久,他慢慢開口說。 「變得厲害一點了嘛。」然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他血紅色的眼似乎帶著笑意。 這一瞬間,我有種想哭的感覺。 看著學長,我說:「這是當然的,誰叫某個矮子醒的太晚,太會睡!」我賭氣似的說出,故意站起,好利用高度差距,讓他看不到眼角的淚水。 「你說什麼!」 為了掩飾自己的男兒淚,而惹惱火星王的下場是… 「褚,你給我過來!」 「學長,輔長說生病的人要好好躺著,不能動怒啦!」 「你管我!」 「學長,放下你的幻武兵器!」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