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搶得走的,就不是男朋友! 【冰漾】

「什麼?昨天學長沒回黑館?!那肯定就是去找那賤人了! 」 諸如此類的話,最近不停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出現。 一開始尊稱到後來的咒罵,也只不過是短短幾個星期的事情。 在餐廳內,坐在位子上,聽著面前千冬歲和喵喵的八卦,看著他們倆不時飄來的「異樣」視線,老實說我感到稍稍的胃疼。 喝著柳橙汁,態度自若到他們終於爆發抓著我的衣領問學長到底有沒有劈腿時,我只回答我不知道,他們兩頓時洩了氣,坐回原位,還一同盯著我的臉邊嘆氣。 …難道他們不知道嘆氣一次會短命三秒嗎? 「漾漾,難道你都不會擔心嗎? 」首先發問的喵喵,一邊看著我一邊用吸管攪拌因冰塊融化而導致水多於飲料的柳橙汁,這樣的問題其實還不到中心點。 「擔心什麼? 」 推了推滑落的眼鏡,千冬歲終於說到問題的中心點。 「男朋友,你不擔心男朋友被搶走嗎? 」 看著千冬歲與喵喵的臉,我點點頭表示「有點」擔心。 估計是看到我這麼無所謂的點頭,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我竟然看見他們倆的臉上同時寫著「沒救」二字。 在他們一次次提醒與重視學長近況的交友情形中,終於經過漫長的三個小時後,結束聚餐。 走在回黑館的路上,回想喵喵與千冬歲他們說的話,老實說我不是不相信,只是…該怎麼說咧? 應該是認為學長並不是那種人吧… 畢竟相處這麼多年,追在他身後追著跑沒有五年少說也有四年,不長不短的時間讓我清楚知道學長的個性與性格。 學長這人要說很簡單是很簡單,要說很奇怪也是很奇怪的一種怪異生物。 像是學長對於不喜歡的人就是不喜歡,學長他從來都不會去強迫自己去喜歡自己討厭的人,在這樣直率又有點酷的個性下,卻隱藏著小孩子的心理層面。舉個例來說,像學長這麼完美又英俊的人,實在很難想像這樣一個人竟然會喜歡喝蜜豆奶?!不僅別人覺得詭異,到現在我都還是覺得很匪夷所思。 當然,在喵喵與千冬歲的談話中,自然也知道那位公主殿下是哪位貴族的掌上千金,不過要是我沒記錯的話,那位千金不正是上次想趁學長熟睡行不雅之事,最後被學長賞了兩個巴掌直接從窗戶扔出房間的那位嗎? 被學長親自扔到房間外的人,老實說我實在很難相信學長會去親近。 「沒錯。」 愣了一秒,我立刻回頭。 穿著一身黑袍且提了個袋子,學長站在黑館前不知道佔了多久,他環著手向我走來。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頭,然後從袋子中拿出85度c的蛋糕。 「要吃嗎? 」 「要! 」 然後場景而變成學長的房間內。 吃著剛才學長遞過來的蛋糕,軟綿綿且香噴噴的小蛋糕不僅精緻又好吃,真叫人一吃就上癮。 吃著蛋糕,對面的學長將黑袍脫下,裡面的白色襯衫有點凌亂,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學長襯衫上的釦子好像少了一顆。 抬頭看了看學長,學長則是拿起桌上的咖啡喝著,好像一點解釋的意思也沒有。 算了,反正到時候學長想說的時候他自然就會說了。 然後再過了幾天… 「喂,你聽說了嗎? 」 「聽說什麼? 」 「上次跟冰炎殿下走得很近的公主阿,上禮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一見到冰炎殿下就躲著遠遠的,過了沒多久便辦理轉學了。」 「哈哈,該不會是小倆口在吵架吧? 」 「好像不是,聽說辦理轉學的時候很緊促!」 小小的細語從白園的另一頭傳來,低下頭,我看著大辣辣舒服躺在我大腿上還用課本遮住陽光的半精靈,好奇的問。 「學長。」 「嗯? 」 「你做了什麼? 」 拿開書本,學長勾起邪惡的笑容:「你想知道? 」 …算了,你還是別告訴我好,免得我半夜嚇醒,睡眠不足那可不好了。 將書本放置身旁,學長撐起身子。 長長的銀色髮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紅色的眼睛直盯著我,他問。 「話又說回來,你怎麼都不問呢? 」 我一楞,回問。 「問什麼?」 聽到我的回問,學長像是吃到大便一樣的表情,他撥了撥掉落在前額的髮絲。 「怎麼不問我有關那位『公主殿下』的事?不怕我被人搶走? 」 「怎麼會…況且,那位公主又不是沒看過,我還記得很清楚是你把人家給扔出去的,怎麼可能主動去親近人家,又不是撞邪了。」 點點頭,學長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很滿意。 看了下手錶,糟糕,離上課的時間只剩下五分鐘了,我趕緊將東西收拾收拾,像學長道別要離開白園時,身後傳來學長的喃喃自語。 「第二個問題你還沒回答呢…」 在我左思右想,褚究竟有沒有在意過我被人搶走時,前方傳來一句話。 「搶得走,就不是男朋友了! 」 一楞,我抬頭。 只見到我那親密戀人離開的背影,低頭再仔細想著剛才褚說的話,我不禁愉悅到有點想笑。 搶得走,就不是男朋友了! 這…還真有自信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