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2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衰運,不只是遺傳才會傳染。06【無配對】

看了看旁邊桌上的鬧鐘,時間指到晚上十一點,這個時候我差不多睡著了,哪像現在硬忍著睡意打請精神死盯著門口看,結果甚麼也沒有! ...該不會是那隻貓忘了吧? 想想也是,那隻貓又沒頭要怎麼記阿? 收回亂飄的思緒,躺在床上,瞥了瞥衣櫃的方向…老實說要不是衣櫃老是傳來「要是睡死就要你好看」的威脅眼神,我還真想翻個身好好地睡一覺,管他甚麼無頭貓咪! 阻人睡眠者,死!! 不過話是這麼說沒錯,但要是真的睡著的話,我想不等那隻無頭貓來把我吃掉,某個是自己人的傢伙就會很「樂意」得先把我解決掉了。 哀哀,有房間不能休息、有床不能睡,這世上有什麼比這更悲哀的事? 才剛這麼想,外面傳來碰的巨大聲響。 躺在床上的我還沒意識過來時,躲在衣櫃的人不到一秒以非常快的速度奔出去,接著從床上爬起的我想跳下床穿雙鞋子尾隨出去時,房間的門被無聲關起。 好吧,看來我錯了,原來不能睡覺還不算太悲哀的事,才剛想完接著我的面前有明顯的呼吸聲。 明明只剩一個人的房間內卻出現兩個人的呼吸聲… 現在的情形對我很不利。 在昏暗的黃色燈光下,即使房間不太明亮我依然可以看見站在我面前疑似成年男子的體型。 吞吞口水,我可以清楚聽見男子沉穩又詭異的笑聲。 「想不到我不是以貓的型態來對吧? 」男人非常變態的伸出手,摸了摸我耳後的頭髮。 往後拉開距離,我努力的不讓劇烈跳動過快的心跳影響到我的心情。 壓下緊張心情,我輕鬆的回答:「用不用貓的型態來對我來說沒多大的差別…不過我倒覺得貓的型態可能會好一些。」 男人似乎蠻感興趣,他問:「喔?為什麼? 」 「沒頭的貓咪雖然噁,但是眼前的男人…更噁! 」說完話,我立刻從枕頭下拉出大爺預先藏好的預備用鐮刀往男人身上招呼去。 真的很鬼,現在我終於確定這世界上非人類的東西已經佔領地球了。 男人根本就不理會往他身上招呼的鐮刀,一個伸手就是要抓我,然後很鬼的事情發生了。 往男人招呼去的鐮刀竟然卡在男人體內,拉也拉不出、拔也拔不出來,看著男人越來越近的手以及他在昏暗中勾起的笑容… 難道我只能到這了嗎? 忍不住絕望的想,還在想著還沒跟老媽坦承說其實抽屜放的兩千元不是老爸拿走時,我看見窗外高高掛的月亮上有個黑點。 黑點越來越大,然後在我看清楚那黑點是什麼東西時,碰的一聲頓時煙霧瀰漫。 被灰塵嗆了好一陣子後,眨著因被灰塵弄到泛淚的眼,我錯愕地看到有窗戶的那扇牆全沒了,一整個通風無比,在一切都還搞不清楚的情況下,仔細一看煙霧瀰漫的中心有個身影,等到煙霧逐漸散去後,那個身影甩著一頭銀色長髮手上拿著奇怪的長槍衝了過來。 在月光的照射下,我好像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他。 對於這個男人在來到鄉下的三個月期間內,老實說我對他認識不深。 我只知道這男人厲害卻也孤僻,成熟偶爾又有點幼稚,還有就是在這三個月的時間內最讓我不可思議的大概是年齡逼近七十歲算老年人的他還老是喝甜死人的蜜豆奶飲料。 看著那年齡上是爺爺輩外表卻像二十幾歲的他與怪男人對打,或許是因為沒看過那樣的他,專注的我突然被拍在肩上的手給嚇到,回頭一看是拿著奇怪藍色像水槍的老漾。 老漾抓著我的肩膀示意我退後一點,往後退一步後,抬頭發現老人家的爺爺向不遠處的學長大喊閃開,然後咯的一聲,從藍色水槍裡噴射出湛藍的水注直直往那詭異男人身上,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藍色線條。 時間或許幾分也許幾秒,男人的身體被打穿一個洞。 在意料之外,男人並沒有像先前一樣變態的將攻擊給鎖在體內,在下一刻男人的胸膛有個洞且空蕩蕩的。從這裡的方向可以看見那囂張到欠扁的大爺舉著長槍把握機會進攻,在爺爺及爺爺學長的攻擊下,男人漸漸失去優勢。 看了手錶,上面的時間證實連五分鐘不到,那兩位厲害跟鬼一樣的老人家打倒據說是很厲害的九命怪貓。 大爺一手拿著長槍一手抓著恢復原形的九命…無頭怪貓,和老漾並行走到我面前。 「這次的任務還真無聊,當保母之外還要抓貓…,回去得A夏卡斯多一點酬勞,不然太不划算了。」抓著貓,大爺一邊無聊的用手上的長槍戳貓一邊和爺爺說話。 爺爺倒是沒說什麼,只是笑笑不做回應。 夜風輕輕吹來,在恍神之際我似乎看見一個年輕黑短髮的人站在銀色長髮的人的身邊,一個打人一個被打就像是理所當然一般。 揉揉眼,再次睜開眼只看見爺爺和大爺而已。 風靜靜地吹,像是在低聲細語,而我卻什麼也聽不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