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1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衰運,不只是遺傳才會傳染。04【無配對】

畢竟回來的話親戚會很多,到時候大家的思想都會像洪流般湧入,就像是吃喜歡吃的東西一樣,但一次吃很多喜歡的東西也會感到噁心想吐吧? 嗯,一定是這樣沒錯。 「唉,我看不下去了,你確定他不是你親生的孫子? 」 抬頭便看見一個躲躲藏藏在房間門後偷窺的老人以及正大光明站在門外面的看起來很年輕但實際上已經很老的老人,兩個上了年紀的人就這麼看著我一個晚上? 難怪坐在客廳時總覺得被甚麼人盯著看,原來不是錯覺阿… 躲在房門後的人有些不太確定的說:「應該不是阿,但怎麼跟我年輕時想得差不多啊? 」 汗顏,我在思考這麼認真的問題你們卻給我打岔! 嘆口氣,那位大爺走到我旁邊的沙發坐下,然後在下一刻我看見他的眼睛從黑色變成紅色,這樣的情形讓我嚇到腦袋呈現空白狀態,甚麼話也講不出來。 然後我只看見那大爺用他優美的嘴型開口要解釋時,我只覺得星星在我旁邊跳舞,接著眼前一片黑暗,我就這麼昏過去了。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第三天的中午。 睡覺的床頭櫃旁放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不用想太多,相信我們。 這樣的字跡想也知道不是那位大爺寫的,歪七扭八的… 他寫這張紙條是甚麼意思?是要我不要過問太多只要說出事情就好了嗎? 躺在床上,將手中的紙揉成紙團。 這樣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點? 到了後天早上,起床梳洗完畢後,我走到廚房內孤孤單單吃著早餐,畢竟早上七、八點時老漾跟那位大爺總是消失不見,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老是這樣形跡詭異的… 不過一旦到了八、九點後又自動出現,簡直怪異至極。 吃完稀飯,我坐在三合院外的榕樹下。 從這裡望去,可以看見轉角處有些小孩在玩甩,看起來玩得挺開心的。 看著藍天白雲發呆,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是眨眼間一下子就到了八、九點,疲倦的揉揉眼,移開手時,那兩位老人家已經出現在我面前。 來到這裡沒有一個月最起碼也有半個月,但是對於眼前的這兩位,我似乎甚麼也不了解。 就像是被蒙在鼓裡,甚麼也不知道。 最初的目的以及現在的陌生,這一切是不是被人安排好? 不用想也肯定是那老太婆搞的鬼。 內心在想甚麼,被某位大爺攔截後,他露出「孺子可教也」的表情挑眉以及淺淺的笑容,這樣的表情在半個月的相處算是給我最大的表情了。 害我以為他除了冷哼跟鄙視外就沒別的會了… 而我的爺爺則是一臉擔心的看著我,他在我的旁邊坐下,握住我的手有些溫暖,看著他滿是魚眼紋的臉龐,我真的突然有種很想哭的感覺。 老漾伸出手擦了擦我眼角的淚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老漾溫柔的舉動還是因為我太懦弱的關係。 像是忍不住似的,我撲向老漾的懷中,對著老漾說了前晚發生的事情以及幾個月前在上學途中所發生的事情,還有遇見那隻貓後發生的種種詭異過程。 說完後,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從老漾的懷中起來,用自己的袖子擦擦鼻水和淚水,哭過後真的有比較好。 因為這幾個月裡老實說我真的很害怕,不要看我一副調兒啷噹的感覺,其實我只是不想把害怕表現出來。 因為我怕如果我把害怕表現出來,那麼那些東西是不是會認為我好欺負?又或者會更過分的進而接近我家人造成傷害? 這幾個月我一直把這些事情憋在心裡,不敢跟別人講也不敢跟別人說。 或許是因為憋久了,害我有點情緒崩潰… 哭過後,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不敢直視他們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心裡隱隱約約有種感覺,像是對他們說會沒事會解決的,在心裡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存在著。 看著眼前的老漾以及那位大爺,我想相信他們。 聽完我所的事情,他們面色凝重。 然後那位大爺看著我,問我:「遇到那隻貓時是甚麼時候的事情? 」 「大概是四個月前的事。」 那位大爺環著手,「是嗎…你來到這也差不多快一個月了,在四個月前看見那隻貓?只是碰到就會嗎?看來碰上大傢伙了。」 說甚麼鬼?有聽沒有懂。 老漾點頭,他看著我說:「最近就和我們待在家裡不要出來,夜晚最好也不要一個人去散步知道嗎? 」 我點點頭表示回答。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