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98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衰運,不只是遺傳才會得到。02【無配對】

看了看旁邊喝水喝到嗆到的老漾,我不禁想起和那個人見面是在跟阿公見面後的第三天的晚上,他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客廳內,你也知道鄉下的很暗而且我還是在夜晚十分起床上廁所,當我看見他時差點連三魂七魄都被嚇跑。 誰叫那人長得這麼白,長的白也就算了還給我留著一頭長髮,留了一頭長髮還不打緊,更過分的是這人還穿著一身黑色衣服,鄉下的夜晚很暗的阿,這後面看只剩個頭顱在那裏飄阿! 簡直嚇死人了,在當下當然是很不爭氣得放聲大叫,帶著就算要死也要吸引幾個人過來陪我送死的念頭大聲喊叫,結果不到一秒就被那人打得連東西南北都認不清。 唯一聽見我尖叫聲的老漾從溫暖的床鋪內爬起,套件衣服走到外面就看見他可愛的孫子被一名黑衣男子挾持。 事後我才知道,那人是老漾的學長,聽說很能幹也很得女人緣。 很得女人緣這話不用老漾說我想也知道,那人長的一副小白臉漾,身材跟雜誌上的男模有得比,這不得女人緣才有鬼! 不過,那人的長相這麼年輕,而老漾已經很老了,怎麼可能是學長學弟關係呢? 被我這麼一問,老漾是這麼說的… 「喔,這個阿…」,老漾說這話時,還看了看那個人在不在現場:「其實他已經很大年紀了,只是想保有年輕所以經常使用保養品阿做整形,所以才這麼年輕。」 「這樣喔? 」 「對阿。」 雖然這個回答不太靠譜,且事後老漾還被他所謂的學長毆打,但看那學長好像不太好惹,這回答我勉勉強強相信好了。 在鄉下的生活挺適愜意,其實也沒甚麼不好,只是有點太單調了。 但是這樣的念頭在幾天後的夜晚,我開始覺得其實愜意也沒甚麼不好,真的! 來到鄉下已經第二週了,吃著老漾老是放錯調味料有時鹹有時甜的料理,看著那位大爺(大爺是在講老漾的學長)有時無冤無故的消失有時又正大光明的出現,這樣的生活還算適應。 這天夜晚,吃完老漾煮的晚餐後,我跟老漾說聲出去散步後便離開三合院。 走在鄉間小道上,盤旋著是否去幾公尺外的雜貨店買包泡麵來吃時,旁邊的草叢傳來聲響。 人總是很犯賤,這句話是說真的。 因徹底遺忘前幾個月所發生的無頭貓咪事件後,我像個不知死活的白痴,帶著該死的好奇進入草叢內時,在草叢內我看見前幾個月的無頭貓咪腳踩的不知道是活人還是死人的身體時... 在看見的當下我就覺得有些不妙了,盤旋著該如何無聲地收回腳步時,無頭貓咪的身體突然轉向我的方向,然後明明沒頭當然也沒嘴巴的貓咪,不知為何我竟聽見那隻貓咪開口說話的聲音,配合牠的聲音牠的尾巴似乎搖了搖幾下。 「小子,你看的見我吧?」 這個時候說我沒看見請您繼續是不是很找死? 在我還思考該怎麼說時,那隻無頭貓咪坐在應該已經是死人的屍體上,晃晃尾巴,那隻貓咪開口說:「小子,你知道看的見我的人他們現在都在哪嗎?呵呵。 」伴隨著問話我倒覺得隨後的笑聲更讓我毛骨悚然。 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估計不是通通在墳墓內、就是通通沉入大海,接著你是不是要講說他們墳墓上的草估計長得跟我差不多高了? 老套! 或許是聽不見我的回應,那隻貓咪有些悻悻然一邊說一邊用著曾經很可愛現在卻讓我覺得很恐怖的貓掌摸摸牠的肚皮:「現在他們通通都在這裡喔。」 該死,我猜錯了。 不過你吃這麼多都不怕撐死嗎? 「當然不會。」 呃? 「不、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喔。」 估計那隻貓也很無聊,牠回應的說:「幹嘛? 」 如果不是我耳抽的話… 「剛才是…? 」牠開口回應我嗎? 那隻貓點點頭,我連問都還沒問耶! 見鬼了,真的見鬼了!! 「你、你竟然聽得見我在想甚麼?! 」 那隻無頭貓發出低低的笑聲,這讓我真的疑惑,牠明明沒有嘴巴怎麼有笑聲啊? 帶著這樣的想法,但在下一刻我強烈地想把這疑惑狠狠甩出腦外。 因為牠說… 「只有在將死的人才會聽得見我的聲音。」 踩著屍體的無頭貓咪,感覺牠是在心情愉悅的時候講的,之後下一秒一陣風吹來,颳起草叢的泥土灰塵,讓我睜不開眼睛,被灰塵弄得眼淚直流時,隱隱約約我感覺到那隻貓跳上我的肩膀,在我耳邊說… 「三個月後的月圓十五,洗好你的心臟等著我吧」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