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衰運,不只是遺傳才會得到。01【無配對】

在上面敘述三合院內坐著一名少年的就是我,至於我為什麼坐在這裡像個白癡一樣望著菜園發呆,這件事得要追續到前幾個禮拜。 前幾個禮拜… 當學校考完期末考在走出學校大門的那一刻時,揹著空空的書包,西裝制服給我穿的活像犀利哥時,腦袋所想的是暑假的行程,首先第一個禮拜當然是夜店啦,去 吊幾個妹來玩玩後再跟老爸老媽要錢去趟南部墾丁,藍天、白雲還有比基尼辣妹… 呵呵,沉醉於妄想只等去實現時,開車來接我的老媽在我上車後毫不留情地向坐在後座的我扔了一包東西然後對著她心愛的寶貝兒子,也就是我,說了一句晴天霹靂、毫無人性的話。 「今年暑假我跟你爸都要去美國一趟,我們沒空照顧你,所以你去鄉下南部一趟,我請了人照顧你。」 扔下這句話,老媽直接開車把我載到高鐵站,幫我買了票,簡直是用扔的力氣把我扔上高鐵,然後坐在高鐵裡的座位,從窗戶往外看,可以看見老媽邪惡的笑容以及得逞的模樣。 老媽,你把我美好的暑假還來!! 然後下了高鐵,搭了公車轉了好幾個站後,終於到老媽所謂的南部後,我徹徹底底傻眼了,這個鬼地方到處只看的見綠油油像是方塊餅乾的土地,一塊又一塊,甚麼鬼東西? 下了公車,經過的人不外乎都是些上了年紀的歐基桑跟歐巴桑,尤其是經過歐巴桑時那打量又帶點不懷好意的眼神直朝我撲來,簡直詭異。 忍受那些視線,好不容易到了老媽簡訊上所寫的地址時,抬頭一看我簡直不敢相信現在還有這種建築。 三合院。 那個在台北只能在教科書上看見的建築,現在竟然出現在我面前,我的天阿,這不是做夢吧? 這鬼建築國家怎沒列為甚麼國家古蹟之類的東西? 在我還在錯愕時,三合院內走出一個搖搖晃晃的人。 只見那人手上拿著裡面裝著衣服(不過我想應該是內褲)臉盆,抬頭看向我時還一臉你是誰的問號,然後過了幾秒鐘那人忽然大聲地用著另一隻沒拿臉盆的手指著我說… 「唉呦,你不是那個愛哭鬼小葉嗎?」 然後然後...算了,我不想解釋了。 總而言之,拉回現在。 先說明我為什麼看著菜園好了,第一我當然不是發呆,第二我也不是閒閒沒事做看著菜園練可能2.0的視力,至於我為什麼看菜園的原因是因為… 菜園內有個老老的男人,不用猜他當然就是上面所說的拿著臉盆的人。 沒有錯,寫到這你應該也知道那老老的男人是誰了。 沒錯,那老老的男人就是我阿公。 據我對我阿公的印象中,可能要從出生時開始說起,一出生時我就被家人說很像阿公年輕的模樣,明明沒有血緣關係卻長的很像,因此我對於阿公產生莫大的好奇感,在親戚的口中得知的訊息大多是在講阿公在年輕時跟我長得差不多,人也不錯,但就是有一點不好。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阿公總是很帶衰。 聽說阿公年輕時,去個買飲料出門差點被車撞,走路被狗追,就連好不容易買的飲料也無冤無故突然爆掉,噴的阿公一身都是飲料的味道。 還有上廁所、上學甚至連追女孩子也是。 很簡單就可以想像為何我老爸跟阿公是沒有血緣關係的。 當然血緣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想想從小到大我只見過阿公兩次面。 第一次是我出生時,第二次是我滿周歲時,如果那時我記得阿公的長相的話我不就是神童了?! 想當然我並不是神童,如果我是神童的話也就不會每科幾乎掛在及格邊緣了,所以阿公的長相一問三不知。 過年時,跟著家人在台北度過,曾經也問過老媽說不下鄉下去跟阿公團圓嗎?老媽只是笑笑地說,這是阿公說的。 在很小的時候還不懂老媽說的話是甚麼意思,等到大了一點後才知道阿公叫我們在台北過年是因為不希望回鄉下時被阿公的衰運帶衰,阿公說一年之間新年最重要,新年代表一年的開始,所以阿公希望我們能好好度過。 在老媽的口中,我認為阿公是個不錯的人。 但是這種觀念直到上了國中後便開始改觀。 上了國中,很平凡的我開始變得不平凡了。 當然並不是變成甚麼異形也不是一夕之間變成甚麼綠巨人浩克之類的詭異事情。 那麼那不平凡是甚麼咧? 這是在某天早上發生的事…從家裡吃完早飯,揹著空空書包我走向學校的路上,在一個陰暗的轉角處內聽見類似貓咪的叫聲,基於好奇於是我上前想看看那隻可愛的小貓時… 簡直見鬼了! 甚麼可愛的小貓,去死吧! 那貓根本就沒頭,還給我賣弄可愛的在那邊搖尾吧,簡直噁心! 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老是看見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還老是被這些東西纏上,害我走路跌倒、喝水差點嗆死,連寫個字筆心也會戳到手指裡。 更誇張的是有時走在走廊上時,走廊上的窗戶還會無冤無故破裂,簡直嚇死人了。 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很多次,不過幸好都沒造成同學受傷甚麼的。 不過這倒不禁讓我懷疑,阿公來看我時是不是連同衰運傳給我了? 帶著這樣的困惑上了高中,在高中放暑假的第三年,我終於見到那幾十年沒見面的阿公。 而現在的他則是蹲在一堆枯掉地瓜葉旁傻愣著,嘴裡還喃喃自語的說怎麼沒長大?之類的話。 這不是廢話嘛!那都枯掉了要怎麼長大啊? 說道這,我好像還沒說我阿公叫甚麼名子對吧? 我的阿公叫褚冥漾,跟我只差一個名子,這不難想像我的名子是怎麼來的了… 對於稱呼,我認為叫阿公好像有些生疏了點,因此我努力地想阿公年輕時的綽號,聽說曾經我的阿公年輕時人家總是叫他漾漾,是很年輕也很可愛的稱呼,但看看現在的他,如果我還硬是要叫他漾漾的話,估計不是阿公先口吐白沫就是我先吐血。 所以在見面的當天我們倆就協調好了,他稱呼我叫小葉,而我則叫他老漾。 看著他還在菜園內發呆,我還是坐在板凳上在陰暗處看著阿公像個白癡般在正中午下蹲在地瓜葉旁思考。 為什麼我不去把他拉進來休息呢?這是因為... 「褚,現在太陽很大,你別像個白癡般蹲在枯掉的地瓜葉旁發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