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運動,也不見的是好事。06【無配對】

「一拿到時就碰到了阿,怎麼了?」看向學長,我憂心忡忡地問,該不會那張紙打開來會咬人吧? 「那張紙不會咬人!」學長無奈地回答我的問題。 這樣啊,那就好了。 「要是你認為這麼簡單只咬人的話,那你也太低估夏碎那傢伙腹黑的程度了。」 我一楞,問道:「怎麼說?」 撇了撇嘴,學長開口解釋。 「拿到紙張時,我就覺得這紙的材質特別熟悉,又想了下夏碎那傢伙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好心把命令寫在一張普通的白紙上,而且夏碎還提醒晚上才可以看,這說明甚麼?想來想去就覺得有鬼,於是我回來後就把紙張拿給賽塔看,果然不出我所料,夏碎那傢伙的城府一年比一年深。」 我困惑地提出疑問:?那張紙有甚麼問題嗎?」 「問題可大了,那張紙也不曉得夏碎是從哪裡搞來的,這紙上下了特別的術法,說是設了特定的時間,摸了那張紙,紙就會根據每個人的個性以及害怕的事物顯示最恐懼的指令,而且根據摸到的人不同,紙顯示的指令也會不同。幸好我及時察覺異樣,指令變了更改,安然過關。」 我聽了聽,不禁冷汗直流,但還是好奇的問:「紙張上設定的時間是幾點阿?」 「晚上八點整。」 我感覺全身僵硬,硬是把頭給轉向望著掛在上面的時鐘,時間顯示現在晚上八點三十五分,離八點已經經過三十又五個分鐘。 看了我蒼白的臉,學長好心的問:「你沒事吧?」 「沒事。」能有甚麼事呢?大不了一死了之... 看了我的表情,學長也猜出個大概,然後叫我把紙張拿出來,說是要幫忙解決。 我一聽不禁熱淚盈眶,雖說學長這人平時愛欺負人、打人,說話又狠毒,但人還是挺不錯的。 於是我咚咚咚的進了寢室,將紙張拿出,然後坐在學長對面的沙發前,如臨大敵的面對我手上的紙張。 「學長,我要拆了。」 「拆吧。」 戰戰兢兢地將紙張拆開,瞇起眼我有些害怕看見裡面的指令,但真看見時,我反倒是兩眼瞪得大大的直往學長的臉以及紙張上的指令來回看著。 像是不耐煩我的舉動,學長伸出手劈頭就想把紙張拿走,我一個害怕就把紙張藏在褲子的口袋裡。 一看我的舉動,學長惱火了,他說:「幫你還給我逃,你是甚麼意思?」說完,學長站起身就往我這裡來。 我也跟著跳起來,跟著學長繞沙發玩圈圈。 我專注的看向學長的動作,不時還一邊說:「學長,這是我可以自行處理的,不用你操煩,真的!」 「拿來。」看來學長的怒氣已經沖天,連語氣都充滿著不耐的意味。 雖然很怕眼前的學長,但無論如何跟被學長看見紙裡面的指令比起來,我想還是面對現在怒氣衝天的學長會比較好點。 正在腦子打結時,一個不注意學長已經出現在我面前,揣住我的手,將我拖進沙發內,扣住我的手使我動彈不得。 「逃不了了吧。」一個微笑足以說明學長現在的心情很好,但會持續到幾時,我想可能是在還沒看那張紙之前吧。 伸出手,學長探進我褲子的口袋,摸索一翻終於找到他想要的。 在學長拿出來前,我還是有小聲警告,說學長你還是不要看比較好。 不過學長哼了一聲把我的警告拋之腦後。 拿出皺巴巴的紙張,因為近距離的關係,學長臉上的表情一覽無疑。 猜撤 好奇 嚇到 呆滯 不可思議 然後扔下紙張,說了句好自為之離開房間了。 接住從學長手中飄下的紙張,上面大大的幾個字如果做了可能會讓學長扁到死的指令。 看了下紙張,又看了下窗外的夜晚,時鐘上的時針靜悄悄地走著。 這個夜晚,我該怎麼辦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