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運動,也不見的是好事。05【無配對】

吞了吞口水,老實說我有點害怕裡面的內容。 但... 不執行又不行,除了不想多受點折磨,更重要的是我打不過夏碎學長以及喵喵,也沒那種氣魄可以像學長一樣把紙條扔回他們的臉上,然後冷哼一聲走人。 為了我的小命、為了我以後美好的日子,我視死如歸的將紙條拿起,正要將摺成三角形的紙張打開時,突然門外傳來碰的一聲嚇得我把三角形的紙扔回桌面上。 摸了摸受驚嚇得小心肝,我出了寢室看向來人。 那人大拉拉的模樣真叫人懷疑他到底有沒有禮貌這種東西。 有著一頭彩色頭毛,那人說明來歷。 ?你知道那死妖精的家在哪裡嗎?」 西瑞滿臉憤怒,手上的紙張緊緊握著像是下一刻就會破掉一樣。 我不禁問:「死妖精?」哪個死妖精? 聽到我的問題,西瑞吱吱嗚嗚說不清楚,沒辦法的我只好靠近點聽。 「還有哪個死妖精?不就那最欠扁的那個...」 捱,這話你就說不對了,誰說妖精欠扁的?在我看來你也很欠扁阿。 不過如果照西瑞的邏輯想的話,我倒是可以猜出西瑞要找的死妖精究竟是誰。 「西瑞,你有事要找雷多阿?」問到這我倒覺得奇怪了,這兩人平時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通常那個願挨的常來找願打,我倒是沒見過願打得要找願挨的。 覺得疑惑,於是我拉著西瑞走到沙發邊坐下,看著西瑞氣得通紅的臉,我瞥了瞥西瑞手上的紙張,八九不離十一定跟那紙張有關聯。 倒杯水給西瑞,起身我走進寢室將書桌的抽屜拉開拿起一張信紙,走出寢室將信紙遞給西瑞。 「這是我上次去伊多他家時,伊多給我的,說這封信紙得功用跟傳送陣差不多,扔在地板上就會把人傳送到伊多家了。」 拿著信紙,西瑞道了聲謝,說甚麼此恩德無以回報待下輩子再以身相許之類的,也不知道暑假時他看了甚麼說些亂七八糟的話... 拿著信紙,西瑞要走出房間時我忍不住好奇心還是問了。 「西瑞,能讓我知道你的命令是甚麼嗎?」 聽到我的問題,我明顯的看見西瑞的身體僵了一下。 然後扔下小心紙條的話就離開了。 直到西瑞離開,我還是沒有得到西瑞的回答。 將桌面的杯子收拾收拾,將門關上後,我回到房間內再度站在書桌前。 看著被我第二次扔在桌面上的紙張,我不由德想起西瑞離開前的警告。 但這樣怎麼防? 指令寫在紙上,是喵喵事先寫好的,又不可能臨時更改。 小心紙張? 甚麼意思? 想來想去我還是想不懂西瑞說的話,看了下手錶,被西瑞那麼一攪和已經八點快十五分了,這樣下去再不猜開紙張執行的話,不僅連覺都不用睡甚至小命也不保了。 再度伸出手,拿起紙張正要將紙張拆開時,門外又傳來熟悉的碰撞聲。 無奈的扔下紙張,我再度走出寢室望向來人。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