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戀愛重新開始 【洛維X衛禺】

就那一瞬間,衛禺還是有些懊惱,為什麼就算這樣還是會輕易的認出那人身影。 綁著一頭燦金的金髮,大叔站在蛋糕店內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在玻璃櫃前來來回回行為舉止怪異,連店員小姐都忍不住側目。 看了一眼,單單只看了一眼,衛禺轉身離去。 走在路上,像是在心理催眠說服大叔就算買蛋糕也不稀奇。 心裏這麼對自己說,卻還是不由得去在意大叔買蛋糕的動機是什麼。 明明去年的告白被大叔以沉默外加不回應方式的乎弄過去,就拿告白這事來說也不是沒有失望但也說不上希望行動會成功。 大叔這人行為舉止雖怪異,但就憑大叔那一身憂鬱氣質外加好看的容貌走出去,不經過兩條街就可吸引多少女人目光。 就這樣長久的相處下來,老實說衛禺也不清楚到底愛上大叔哪個地方,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 晃晃頭,試圖將探究的心思甩出腦外。 卻還是會忍不住想當初告白的情況跟自己的決心。 ...當初會告白就是看準大叔跟自己的朝夕相處以及大叔身邊很久都沒有女朋友的消息才主動進攻。 沒想到第一次的主動進攻竟然被人忽視過去,怎樣想都覺得氣不過。 但念頭一轉,或許大叔這樣的舉動也是對的。 以沉默跟不回應,這樣的表現方式雖然有些曖昧但這樣的行為是最不容易傷害彼此的友情。 就拿大叔來說,到現在告白也已經經過一年整,大叔忽視的作業作的非常徹底。 像是當作沒發生,還是沒在意,每天日復一日、理所當然的往家裡跑,偶爾也會帶點零食或禮盒什麼的... 如果不是意識到說被無聲拒絕,衛禺想搞不好他會連告白的事情都忘了也說不定。 大叔究竟是怎麼想,就算想破頭也不知大叔的心思到底是怎樣。 嘆口氣,在腦袋還在想著雜七雜八的思緒時,回神過來自己已經站在自家門前很久很久了。 掏出鑰匙將門打開,關上門進了家。 黑漆漆地屋子裡有間房間明亮,不時傳出呵呵呵的詭異笑聲。 不用想也知道,瓦爾斯那傢伙不知道想到什麼新花招在捉弄家中新加入的成員。 走到廚房將手中的袋子放下,正想揉揉肩放鬆放鬆時,肩上突如其來的溫度讓衛禺下了一跳。 轉過身,看見的是大叔莫名奇妙的站在自己後面。 「大叔,你老是這樣神出鬼沒的會把我嚇死...」真是,警告大叔好幾遍了還是不聽。 「...你不會被嚇到。」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 「我的室友們會嚇到阿。」 大叔點點頭,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進去就是了。 之後弄了一大堆菜,晚餐吃到一半有隻白狼突然冒了出來,一直嚷嚷著要吃豆腐,衛禺不得以只好再次出門採買。 走在路上,夜晚的漆黑伴隨著自己。 是說怎麼今天就忘了買豆腐呢? 真是奇怪,記得自己從超級市場出來,正要去豆腐店買豆腐時好像看到了什麼,然後突然轉身就離開了。 「嗯...是什麼咧?」 哈哈,又來了。 每次都這樣子。 嘆氣,仰望星空,今天的月亮非常漂亮。 皎潔的月光照亮漆黑的街道,只是這樣下去還能夠相處在一起嗎? 在內心衛禺不禁捫心自問。 大叔的沉默跟自己的假裝不在意,撐過了一年那明年呢? 可說破了大家見面後又很是尷尬,但情意憋在心裡也很難受。 拒絕也好接受也罷,如果說大叔能給個交代,至少到了今天自己也不會奢望說會有成功的一天。 越是希望成功就越是會失敗。 當意識到喜歡上時自己也想趕緊將這不可能的情絲斬斷,但長久的相處下來,說要忘也很困難。 一切也只不過是自己自討苦吃,誰也怨不了。 就算要怨也只能怨自己。 當初的陷入到現在的苦中作樂,這一切看似和樂融融卻什麼也改變不了。 要說也不行、不說也不行,被大叔的回應弄到都快得憂鬱症的自己忽然覺得很蠢很蠢。 我阿... 「真是個笨蛋。」 買了豆腐回家,一到家就被眼前這雜亂的景象給嚇到原地佔了好久。 客廳到廚房的地方有好幾個零食的袋子,還有喝完的飲料空瓶也隨處亂扔,更誇張的是明明只買飲料的為何客廳桌上會出現疑似酒的玻璃瓶?! 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地面上到處都是垃圾跟沒吃完的零食,要小心不踩到還真是件困難的事。 一邊走衛禺一邊彎下腰收拾,只是收拾到一半突然被人從後面抱住,那酒味從身後傳來。 愣了一下,衛禺很快的將手中的垃圾放到桌面上,轉身查看。 嘴唇上多了個柔軟的感覺,這時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只能愣愣的看著眼前放大的俊美臉龐發呆。 就連舌頭都進來時,衛禺還處於驚嚇的狀態。 那男人的力氣很大,把人抱起直直的走向臥室的方向。 要不是那人身上的酒味太重,衛禺也不會回神過來。 回過神後,臉紅的發現自己竟然在大叔的懷中,看了下方向,大叔前進的位置不正是自己的房間嗎?! 這怎麼可以?! 自己的告白被忽視,而現在還要莫名奇妙被人吃掉嗎? 一想到這衛禺激烈掙扎。 「放、放開我!」 好不容易掙脫,衛禺累到想喘口氣歇息時,大手一撈又回到大叔懷中。 這讓衛禺又是生氣又是無奈。 「大叔!你到底...唔!」 話才剛開口,又被人以嘴唇封嘴。 吻的激烈,耳中還聽見令人害羞的吸允聲。 「你...」好不容易那人將嘴唇移開,衛禺正要破口大罵時,那人又吻了上來。 空氣好像被他給吸去一樣,快要窒息。 隱隱約約自己覺得好像被人放在床上,柔軟的觸感讓自己分了點神。 但一瞬間全身的感官隨著他的大手游移,只剩下好熱好熱而以。 離開嘴唇,他的吻往下蔓延。 伸出手喘息的擋住,卻被他給捉住動彈不得。 正想說來給這醉鬼踹一腳時,聽見那醉鬼低低的自言自語。 湊耳一聽,聽見的是讓衛禺放棄掙扎的話語。 「衛禺...」 緊緊這麼一句話,衛禺放棄掙扎。 讓大叔吃抹乾淨。 夠了。 這樣就夠了。 單單的呼喚,自己就放棄警戒。 喘息著看著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衛禺伸出手摸著大叔臉龐。 忍著他強烈的抽插,衛禺看著他充滿情慾的表情臉上。 緊緊這樣,就夠了。 以為永遠都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卻還是發生了。 或許當大叔醒了之後他會忘記或者不記得,但那又如何? 這一刻,我什麼都不想管什麼也不想知道。 我只想在他的懷中... 墮落。 不停的接吻、擁抱,他的體溫。 在全身的熱度沖暈自己的意識前,衛禺好像看見那醉鬼帥氣的笑容。 我愛你... 醒來後看著旁邊的男人衛禺不禁想,就算昨天的事忘了我也不會怪他。 只是...心中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疼痛。 起身,大腿上有著詭異的痕跡從股間流出來,這樣的感覺令衛禺臉紅。 腳才剛接觸到地面就癱軟,眼看身體就要垂直撞下時,有雙大手扶住自己。 抬眼一看是令人心醉的湛藍眼眸。 「大、大叔。」 才剛叫,大叔皺眉然後以公主抱把自己抱起走向浴室。 「還疼?」 一愣,我疑惑的看著大叔,疼? 疼什麼? 「屁股。」 衛禺滿臉通紅的搖頭。 當身體洗乾淨、吃了早餐後,兩人就在客廳內面對面的坐著。 氣氛實在沉重,就連一向開朗的衛禺也不曉得把這氣氛轉換。 就這麼尷尬著時,大叔突然說話。 「我會負責。」 抬頭看著對面大叔,他說要負責... 這時候該怎麼辦? 大叔說會負責,這也不是沒有想過。 大叔他就是這樣一個負責任有擔當的男人。 就是因為了解,所以才困擾才覺得心痛。 他說的負責無疑是指身體上,那麼心理呢? 自己的告白沒有回應,那麼這樣的一個負責到最後兩人是否會受到傷害? 只要一想到衛禺就覺得好冷好冷。 看著大叔,他的提議的確是讓自己很心動。 但難道就用著這樣卑鄙的理由把他一生都拴在身邊嗎? ...自己會高興嗎? 垂下眼簾,「不用了。」 低著頭,我看都不敢看大叔一眼。 「不都是男人嗎?被上一下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大叔你也不用...」 話才剛說到一半,客廳的桌子突然被人一拳打的斷成兩截。 我驚訝的看著大叔,藍色的眼充滿著怒氣。 看著他起身走出門外,大力的甩上門。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大叔。 之後的幾個月就再也沒見過他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