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特傳【無配對】02 代班?可不可以不要。

聽小陳說的,我沒有插嘴,只是靜靜聆聽。 但話說回來,跟學長一起去河邊時,在人群中哪有什麼大哥哥阿?都是一群大嬸跟阿伯。 雖然疑惑,但我想繼續聽下去可能就會有我要的答案了。 明明是個國小六年級的小學生,但在他的側面我卻看見有些成熟的面容。 「記得第一次遇到那大哥哥時,是在前幾個禮拜的一場大雷雨,那場雨很大很大,我全身都濕了...」 「每次回家都要經過那條河,那天在湍急的溪流中我看見有個人站在河邊。我跑過去想去跟那人說很危險叫他趕快回家,但那人卻說他已經回不去了,我不信跑過去想扯他的袖子,卻怎樣也碰不到他,就像是穿透過一樣,什麼也碰不到。」 「我感到很害怕,想到老爸常說河邊鬧鬼,那天我像逃命似的跑回家,」 「但是每次放學要回家總要經過那條河,我真的很不想經過,可是那又是唯一的一條路。」 說到這,小陳沒在繼續說下去。 只是看著我,對我說。 「你們要把大哥哥收掉嗎?」 看著小陳我心中五味雜陳,我想小陳也應該知道那大哥哥是什麼東西了,對於河中的水鬼老實說對他的資料跟來源一概不清楚也不明白,要不要收還是等看過那隻鬼後再說吧。 在心中這麼想,依稀聽見學長說話了。 「...笨蛋。」 之後再怎麼問,小陳什麼話也不說。 時間就在跟小陳一個問話一個不理中耗掉,太陽西下。 連個筆錄都沒做,學長還是玩著那無聊的踩地雷,時不時還要出一句。 「靠,這麼難搞。」 看了一眼學長,在難搞也沒你難搞! 話說回來,學長一整天玩那個不膩阿? 真搞不懂那有啥好玩的。 無聊畫著空白筆錄,跟小陳玩個圈圈叉叉遊戲,正要大戰幾百回合時小陳媽媽來了。 接小陳回去後,派出所回到最初的一片安靜。 或許,也不是很安靜。 後頭滑鼠聲音作響,學長依然在跟踩地雷奮鬥。 瞥了學長奮鬥的背影,也不知道那有什麼好玩的,看他玩了一整個上午,要不是聽見滑鼠的聲音還以為他是座雕像咧。 想了想,這天在學長的胡鬧和我認真代班下,當警察還真有那麼回事。 不不不,現在不是驕傲的時候。 想到小陳所說的我頭皮整個發麻。 河中的水鬼嗎? 這、一定得搞清楚才是,但是... 「剛才還不是很驕傲有那麼回事嗎?怎麼,現在想臨陣脫逃?」將椅子轉向,偽裝的黑眼調侃的看著我。 「我哪有想臨陣脫逃!」你是眼睛弄到大便嗎? 「不是臨陣脫逃最好。」 學長站起身走到我旁邊,輕拍了下我的肩膀,然後戴上警察帽子。(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拿出來的,簡直像變戲法,一整個詭異。) 回過頭,說著。 「那,走吧。」 一晃眼,立刻就到意外現場。 學長走過去,河邊依然清澈。 蹲下身,學長凝視河面。 然後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接錯,突然趴下身,與河面零距離直視。 「學長,你幹麻呢?」發神經也不是這樣阿。 明顯有聽見我的問題,學長不理我依然跟河面玩眼瞪眼遊戲。 好玩嗎?真是... 走過去,我跟著學長的動作往河面一看。 沒看還好,一看嚇的我小心肝直碰碰的跳。 這河面下有張臉,男性的臉。 瞪著學長,那面容阿可不是用猙獰就可形容了。 「喂,來找你的,還不起來?」 學長那一整個熟識阿,語氣就好像是「我來你家泡茶,怎麼?你還在睡」的樣子。 一整個脫節了。 那鬼慢悠悠的從河裡出來,一整個黑溜溜完全看不清他樣貌。 只看到一張蒼白的臉,要說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看到這樣子學長皺眉,從懷裡拿出一張紙就往那男的額頭上貼去。 誰知道那是啥鬼東西阿,那男鬼自然就躲開,躲的那樣驚險似的。 彷彿學長會吃人一樣。 當然這場拉鋸戰是不會持久,學長那個機靈,一個跳就跳到那男鬼面前。 狠狠的將手中的紙貼了上去,只見那男鬼發光了。 簡直嚇死我的,害我以為學長看他不爽想給人直接升天呢!這樣連問案都不用了,直接結案了事。 正當想衝這機會狠狠訓學長一頓,天知道我老是被他搾壓的快不成人型,有機會當然得好好把握。 哪知發光完後,男鬼那面貌阿身材什麼的整個都明亮了起來,比那什麼HI HD還高畫質。 那畫面多彩的什麼樣都有。 死前的衣服啦、鞋子什麼的,都非常清楚,完全不像剛才那黑溜溜的樣子。 不過貼就貼,幹麻堅持要貼人家額頭阿? 你以為你是道士阿?那也要看人家想不想當殭屍。 不過很顯然的,左看右看怎麼看那男鬼都像水鬼。 ...真要說,我到覺得學長老是在這種詭異的地方很堅持。 「好了,可以問話了。」像是沒他的事一樣,學長非常老大的走到河邊的一塊大石頭坐下,拿著小石頭往河裡扔呢,那樣子一整個愜意到極點。 咬咬牙,放我一個人面對那男鬼也太不厚道了吧。 不過仔細想想學長不厚道也不是突然這樣的,他本來就沒什麼厚道可言。 這樣一想,頓時整個心胸寬大阿。 笑嘻嘻的看著男鬼開始問案。 「你是什麼時候死的阿?」開口就是直衝重點,完全不廢話。 似乎看見男鬼無言的表情,原想說這樣犀利的問題那男鬼不會回答,他倒是回答了。 「...去年七月中旬。」 哦?那早上要請學長吃魚的老伯說的不錯,確實有人死在這裡。 「那怎麼死的阿?」 「...溺死的。」 男鬼無言,現在的警察都這麼一針見血嗎? 「恩...,好,謝謝...」正當要說謝謝您的配合時,後腦杓突然重擊,暈了,眼前彷彿看見我那和藹可親的阿嬤在招手。 回過頭,帶著後腦勺的重傷,看著兇手立刻開罵。 「學長,你幹麻!」 沒幫忙問案就算了,還拿石頭扔我。 我、我這一整個委屈阿。 怒瞪兇手,兇手跳下石頭往我這方向前進。 走到我旁邊停下,兇手看著我,一隻手拍在我頭上。 「如果你這叫問案,那做筆錄的警察就該去死一死。」 被學長的冷言冷語砸重,我頓時欲哭無淚。 我又沒有問案的經驗,我怎麼知道要問些什麼阿? 他老大嘆氣,然後把我推開相當有氣勢的看著那男鬼。 「你是怎麼死的?」 那男鬼真的無言了。 這問題跟剛才的有差嗎? 「...溺死的。」 「那是自殺、意外還是蓄意?你的膊子上有明顯的勒痕。」 站在旁邊可憐兮兮的看著學長問案,聽學長的第一句我就知道我後腦杓白給人砸了。 但聽到第二句時,那一整個清醒阿。 不得了,學長。 有深度喔。 學長輕輕的瞥一眼我,表示叫我安靜。 我只好站在一旁發呆,什麼也不想。 要不然那老大嫌我吵,到時搬一塊大石頭來我可折騰不起。 看著黑漆漆的水底發呆,月亮太明亮照的我連眼睛都睜不開。 正當我這樣想時,後面傳來令人討厭的冷嘲熱諷。 「...你眼睛是有問題?」 說完,學長還站到我面前檢查我的眼睛。 「恩?沒問題阿...該不會是腦子進水了?」 你才腦子進水咧! 我恨恨的想,沒敢把這話說出來。 很顯然還在意我想的「月亮太明亮」,學長再一次確認問,「你確定眼睛沒事?」 「我眼睛當然沒事。」 「那月亮太明亮是什麼意思?」不保留疑問,好奇寶寶發問。 「...形容。」講的太小聲跟蚊子一樣,學長皺眉。 看來剛才的話他沒聽見。 「說大聲點。」 不顧三七二十一、連面子的扔了,我大聲的說出來。 「形容啦!」這樣滿意了吧! 聽到我的話,學長愣一下。 然後捂住嘴,瘋狂大笑。 「哈哈,你、你有病阿,月亮怎麼會明亮阿?你語詞匱乏阿,哈哈...」 被他取笑的連氣都氣不上來。 誰知學長會偷聽到。 不理會學長那不顧形象的大笑,往學長的身後看了看。 「咦?男鬼不見了?」 像是笑的差不多,學長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問完了,當然要放走。」 這麼快?! 「誰像你慢吞吞的,回去了。」 說完,眼前又是一晃回到派出所了。 真不是我要說,這晃來晃去遲早出事。 又不是坐海盜船!有必要晃來晃去的嗎? 平穩一點不行? ...眼前都有些暈了。 學長還是一樣立刻衝到電腦前玩踩地雷。 真是夠孩子氣的。 看了一下學長,外面的天也黑了。 時間...也八點了。 不知道派出所有洗澡跟睡覺的地方嗎? 「後面有浴室跟房間。」 玩的正High的學長突然冒出一句。 ...學長,你嚇到我了。 撫著胸,我走到後面。 有兩個門,將門都打開。 一間是浴室,另一間是房間。 房間內有兩張單人床。 想了想,其實幫人家代班也挺不錯。 洗了個澡舒爽一身,看了一眼還在玩電腦的學長,說真的我已經沒體力去跟他浩下去了。 「學長,晚安。」 說了一聲,我躲進房間拉了棉被入睡。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