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特傳【無配對】01 代班?可不可以不要。

「學長你搞什麼阿?」一大早把人挖起換衣服梳洗也只給三分鐘時間,我是神嗎我? 還有我早餐都還沒吃完呢,沒看到我手上還拿著半片吐司嗎?你是故意的嗎? 你是故意的吧! 聽到質疑,學長依然故我,「我哪有故意?是你動作太慢。」 這叫太慢?這叫太慢? 我這叫慢?那還真沒人比我「慢」了。 「夏碎一分鐘梳洗換衣,兩分鐘吃早餐,三分鐘就可以出任務了,怎樣也比你快。」坐在電腦桌前,學長說出這段話。 那也是夏碎學長快阿,我又不是夏碎學長。 狠狠的將半片吐司咬下,咬著吐司想像是咬著學長的肉,這麼一想還好過點。 賭氣的不跟學長說話,但過了幾秒鐘我還是忍不住問學長。 「學長我們來這邊幹麻?」 聽到問題,還在玩電腦的學長背對著我回答。 「認識的人請我代班,所以要當假警察幾天,但代班的人要兩人,要不是夏碎出任務你以為我想找你阿?」 你是很嫌棄找我是嗎?不過比起這個我更好奇的是... 「咦?學長你會幫別人代班阿?」還是帶這種無聊的班?代這班要錢嗎? 撐著頭,學長說,「當然要錢阿。」 「是喔,那大概是多少阿?」隨口一問只是好奇,沒別的。 學長伸出一根手指頭。 按照學長的行情,我猜應該是... 「一萬?」 才剛講完,學長轉過身用著殺人視線看著我。 「呃,該不會是十萬吧?」 聽到這話,學長懶洋洋的提示,「我出任務大概要多少就是那價錢了,不過因為是熟人有算便宜一點。」 咦?沒想到學長挺重義氣的嘛。 「才收一百萬而已,很便宜吧?」 ...收回前言,會覺得學長重義氣是我腦子壞去了。 「哼,誰叫他老婆要生病他執意要去醫院照顧,不得已阿。」 我看不得已的明是朋友還收這麼貴的錢,交到學長這朋友還真是「不得已」阿! 學長沒說話,看來他挺專注在電腦上。 起身,偷偷走到學長身後看他在玩什麼線上遊戲,讓學長這麼著迷... 看到的當下,我真的有那麼一秒想拍拍學長的肩。 他竟然、竟然在玩踩地雷!? 學長你還真是沒童年,是我錯怪你了,難怪你會這麼討厭扇董事。 嘆氣。 走出派出所,外面是一塊又一塊的田,田裡面還有幾名農夫在插秧,這樣的畫面在都市內是看不見的。 風徐徐的從山的另一頭吹來,將夏日的酷熱帶來一絲涼爽。 伸伸懶腰,打個哈欠。 正享受這份寧靜時,有個婦人踩著田與田之間的泥堆跑了過來,還一邊大喊著。 「警察、警察大人,出事了啦!」 婦人跑了過來,氣喘吁吁臉色蒼白,婦人緊捉住我的手,看著我說。 「快,警察大人在裡面嗎?」 警察?對了,我跟學長現在是警察齁。 「在裡面阿。」牽著婦人的手我帶著婦人走進派出所。 進去派出所後,學長還是在玩電腦一點也沒被剛才的大聲喊叫給影響。 不過學長雖然是在玩電腦,但我發現學長還是有那麼不同的。 學長的黑袍竟然換成警察制服。 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借來還是搶來的,不過看那尺寸好像挺合身的,該不會是常常角色扮演吧? 婦人很激動的跑到學長面前,然後對著學長說,「不好了啦,警察大人,我跟你說剛才在河邊阿,那個隔壁老王第三個兒子小王他溺水啦,快去教人。」 學長站起身,看了婦人一眼。 「在哪裡?」 婦人急忙說,「在前面的河啦。」婦人一邊說一邊走出派出所指了個方向。 學長看了看,前面的確有河,但要去那裡得要先經過滿是泥土的泥土地,我很明顯的看見學長眼神中的噁心,但像是換臉。 學長笑臉盈盈的對婦人說。 「大嬸,那邊很多人吧?」 婦人...呃,大嬸點點頭。 搭著大嬸的肩,學長說。 「我需要大嬸先去那裡把人疏散疏散,我拿點工具就過去好嗎?」 學長如此近的距離讓大嬸臉紅,也不疑有他的點點頭,然後快速的衝向河的方向,那行動力完全看不出來是剛才氣喘吁吁的大嬸。 學長看了大嬸離有段距離,他轉頭進去派出所。 跟在學長的屁股後面,我忍不住問。 「學長你不過去嗎?」 打開櫃子拿了條繩子,偽裝的黑眼看了過來,「你再說什麼傻話,不正要過去嗎?」說完,學長從懷裡拿出移動符拋下。 眨眼間,我跟學長來到河邊的森林內。 走出森林看見大嬸還有一些旁觀的人,河裡有個小孩拚命掙扎。 學長走了過去,詢問。 「剛才有人下去營救嗎?」 有個大叔回答,「有,不過都沒成功,這河有很多暗流危險的很,就算是游泳高手也會溺水,去年有個人也在這溺水過,死了。」 「是嗎?」學長一邊聽一邊將手上的繩子繞個圈打結,聽了差不多後學長大喊。 「大家後退!」 聽學長這麼一喊,在河邊圍繞看戲的人紛紛都往後面退了一大步。 學長前進一步,將手上的繩子揮了揮,留個圈的繩子在空中劃出一個又一個的弧度。 然後看著學長一扔那繩子漂亮的扔出,然後準確的套在孩童的脖子上。 ...脖子? 我怎麼覺得很不妙。 「要拉囉。」 「學長,等、等一下。」你這麼做會殺死那小孩的!! 不出所料,河中的小孩被學長這麼一拉兩眼一翻,就這麼昏了過去。 簡直就像是酷刑。 好不容易救上來後,我衝到旁邊趕緊將學長那殺人繩子解開,看,這小鬼的膊子上都有痕跡了。 而學長卻懶洋洋的將繩子收起拿在手上,完全不管小鬼死活。 明明大家都看見學長的殺人行為,卻還是向學長道謝。 真這我覺得... 這村莊的人腦筋果真不太好。 「謝謝,要不是警察大人這小小生命就沒了。」 「是阿、是阿。」 ...我到覺得給學長救那小生命才會消失無蹤吧。 不理會後頭村人們莫名道謝,我趕緊拍了拍小鬼臉龐呼喚他的名子。 「醒醒阿,小王,你是小王對吧!」 千萬不要第一天上工就有人死阿,大不吉利的。 將水吐出來,小鬼睜開眼睛說。 「我、我不是小王。」 什、什麼? 學長你該不會救錯人吧! 而學長他... 一點也沒理我,還跟著剛才站在一邊的老伯聊天。 「老伯這河裡的魚是真大的?還是假的?」 「年輕人不騙你,是真大的,要不你改天來我家我煮給你吃。」 「真的阿?」 「老伯我說話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沒來關心關心也就算了,還跑到旁邊跟圍觀民眾聊天。 最誇張的是,還聊挺起勁的! 不理會學長,我趕緊先問清楚些。 「你、你不是小王,那你...」 自稱不是小王的人將肚子裡的水全吐出來,困難的說。 「我是老陳第二個兒子小陳啦,是不是林阿姨去報案的阿?」 林阿姨? 誰阿? 小陳指了指人群中穿的最花俏的婦人。 「那就是林阿姨啦。」 咦?真假? 那是剛才去派出所報案的人耶。 似乎是看出我內心的OS,小陳像是習慣的說著。 「林阿姨每次都把我跟小王搞錯,看著我叫小王、看著小王叫小陳,習慣就好。」 ...這種習慣不太好。 之後學長跟老伯聊了下,好不容易等學長意識到他假警察的身分後,心不甘情不願的疏散人群,將小陳帶回派出所問話。 坐在椅子上,學長撐著頭看著對面的小陳。 將紙筆扔給我,簡直有頗有他老大的風範。 「說!為何到那邊的河去玩,不知道那裡很危險嗎!」 雖然學長的語氣跟氣勢很有警察風範,但學長... 你可以不要一邊嗑著瓜子一邊問話好嗎? 這樣很奇怪耶。 偽裝的黑眼輕輕的瞥我一眼,「你管我,要不你來問話。」 說完他老大非常有行動力的轉過身,繼續玩電腦。 我想,可能還是在玩踩地雷吧。 嘆氣,我走到小陳旁邊開始進行問話,才剛坐下,小陳突然抬起頭來,淚水汪汪的看著我。 一看不得了,我趕緊問。 「怎麼了?是不是膊子在痛?」學長你看,你拉的太用力了。 學長他...還在玩踩地雷。 「不是。」小陳一邊擦著眼淚回答。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