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1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事件四

無聊的乙動了動僵硬的身體,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面無表情的甲。 仔細一看還真不得了。 甲那傢伙竟然正大光明的帶著耳機。 要知道他的位置在司令台前耶... 真有勇氣。 不過...一定會被發現。 不出所以然,甲的旁邊走來一位女老師。 像是要他把耳機拿下,甲照做了。 將耳機拿下然後甲不知道對那老師說了什麼。 女老師點點頭一臉讚賞拍拍甲的肩膀,然後什麼話也沒說的離開了。 甲繼續將耳機掛回耳朵上。 ....啥? 結業式終於結束。 走回宿舍的路上,可以看見同學們三三兩兩的並著肩聊天走出校門,家長們在幫住宿的孩子搬行李等等。 看著這樣的景象,乙內心不由得失落。 不過失落很快的就被好奇給取代。 看了看旁邊的甲,乙終於忍不住詢問早上的事情。 「你早上為什麼沒被老師罵阿?」 乙的問題奇怪,沒頭沒尾,搞的甲一臉困惑。 「耳機阿。」 聽到乙的提示,甲以身高差看了一眼比他矮一個頭的乙。 「...你看見了?」 「對阿,你被老師說時的臉還真沒表情,超好笑的。」 哈哈大笑了一陣子,乙終於回到問題主軸。 「話說回來,你怎麼沒被罵而且還能繼續帶著耳機阿?」 「...英文。」 「什麼?」 甲直視著前方看著同學們一個一個走出校門。 「和老師說我在聽英文,是為了暑假要去英國見我父母,然後老師就莫名奇妙的拍了我的肩膀走了。」 「哈哈哈,是、是這樣嗎?」 甲點點頭。 「哇,我不行了,肚子好痛。」 乙笑的太開心,連眼角都泛著淚光。 笑了一陣子,乙說。 「一聽就知道是騙人的嘛,那老師也太單純了吧!...搞不好是新上任的老師也說不定。」 一邊打哈哈的說著,和甲一起走的乙絲毫沒察覺到甲的表情也些不同。 「阿,對了應該是打探一下那老師教什麼,那堂課或許很好混...」環起雙手,乙認真思考。 直到走到宿舍前,甲才停下腳步。 看著乙,甲說。 「那不是騙人的。」 乙停下腳步,回頭看著甲。 「你...。」 垂下頭,這個時候乙什麼立場也沒有。 話說回來,每年的暑假都是甲跟著自己過的,一直以為今年也是一樣。 看來是自己太過一廂情願。 抬起頭,乙笑著說。 「不錯阿,可以見父母耶,是件好事不是嗎?」 拍拍甲的肩,「記得回國時要帶禮物給我喔...阿!你現在應該去打包行李了吧,還在這托托拉拉什麼!」 拉著甲,乙很快的衝進宿舍,轉了幾個彎停在走廊的最後一個房間。 將房門打開,乙將甲推了進去。 「趕緊收拾吧,我就不打擾了。」 碰的一聲,門關起。 被推進來的甲揉揉剛才撞到的肩。 「...白痴。」 小聲的罵著,甲動手收拾行李。 再另一邊,交誼廳內的沙發上坐著乙。 手中拿著咖啡,卻沒有要喝的欲望。 看來得跟A那傢伙說聲抱歉了,租房間的人可能要改成一個了... 看著手中的咖啡,乙心想。 不要緊的,憑著那兩個沒良父母心每個月寄來的錢,再加上即將要去應徵的零時工,房租的事情應該沒問題...吧? 大廳的大鐘指到七點,整點的時間讓大鐘鐺鐺作響。 拖拖摸摸,東摸摸西摸摸終於摸到這麼晚的時間,整頓好心情乙走回房間。 打開門不意外的看見一包包的行李,甲那傢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才剛這麼想,浴室內傳來水聲。 ...原來是去洗澡阿。 那我也該...收拾行李了。 將自己的行李打包好,拿到門口放在,想說還有什麼東西沒帶時,門被人打開了。 「咦?你們還沒走?」 來人是隔壁房間的丙,染著金色的頭髮一臉就像是不良少年。 「還沒走你是很失望阿?」,乙回答。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的...。」丙哀怨的看了乙一眼。 走進房間很熟悉的找了一張椅子坐下,「我是想問暑假不是放到九月中嗎?」 「要不然咧?」 「問你們兩個要去我家玩嗎?我家在海邊喔!」 「我早知道你家在海邊了,白痴!每年放暑假前你都這麼嚷嚷著誰不知道阿?...等等,你怎麼會想邀我們去你家玩?」乙突然發現疑問,瞪著丙。 「這麼說起來...你那個青梅竹馬丁不是每年都去你家玩嗎?幹麻邀我們?...很奇怪喔。」 「哪、哪裡奇怪阿!是朋友才約耶,竟然被這樣懷疑,真是太傷我的心了。」跪倒在地,丙做出很誇張的舉動。 「...是嗎?」 「應該是丁的弟弟的關係吧?」語落,浴室的門被打開。 走出來的人只穿了件運動褲。 擦著頭髮,甲的眼看向丙。 「沒錯?」 「對啦,幹麻這麼一針見血...嗚嗚。」丙欲哭無淚。 「丁的弟弟?是最小的那個嗎?」乙問。 「應該是第二個吧。」甲回答。 「對齁,那第二個也不知道為什麼老是糾纏著你耶...你是不是對他做了什麼阿?」乙看著丙問。 「這我也很想知道...還有是他對我做什麼好嗎?」丙沒好氣的回答。 隱藏不住好奇心,乙詢問。 「那他對你做什麼阿?」 「還能做什麼?不就是那小屁孩他...」丙停頓,看著眼前兩人好奇的眼光,丙嚥了嚥口水。 「快說!」 「...呃,我來這裡的目的不是要說我被怎樣了好嗎?重、重點是你們到底要不要去阿?」丙大聲說話像是要掩飾他的緊張。 「我可以去。」 「這樣阿,那乙去的話甲就會去吧?那好,八月底我會發簡訊到你們手機。」 「咳。」 正在興致上的丙被打斷一臉不爽,「幹麻?」 「甲並沒有要去。」 聽到這話丙愣了一下,轉過頭看著甲問,「真的喔?」 低下頭,甲回答。 「今年我要去英國見我父母。」 「呃,這樣阿。」 氣氛頓時變的很詭異。 「呃,那我就不打擾了,晚安。」 然後經過乙旁邊時,丙偷偷的在乙的耳邊說,「不過如果還是要去的話記得傳封簡訊,這樣我就知道了。」最後比了個大拇指,離開房間。 氣氛詭譎,兩人沉默著什麼話也沒說。 黑暗悄悄渲染天空。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