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4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監禁 【洛維X衛禺】

在被白雲所遮蔽的天庭上,在天廷深處有個牢籠監禁著一個神兵。 手上的鐵鍊沉重,就連呼吸都喘不過來。 被關不是沒有原因,只是自己抉擇。 即使再重新來過,他依然會這麼做。 望出黑色牢籠,看著一片片白色雲朵。 自己在看什麼,其實清楚自知。 或許...什麼都沒看。 只是... 白白的雲朵將視線遮蔽,什麼東西也看不見。 明明該是如此,但他卻有種感覺。 有種炙熱的視線在看著自己。 會是你嗎? 輕輕的說,這個禁忌的名子只有自己知道。 「洛維...」 幾千年前,有個神兵衛禺奉旨下凡。 據玉帝所說,在一座沒有任何神仙守護的山附近,有股力量誕生。 玉帝希望能將力量攏絡。 因為這個原因,將軍下凡尋找。 只是找了幾十年,什麼東西也沒找著。 天上一天、地下第一年,這麼算算自離開天上也過了十幾天。 無奈之下在山中居住,以法術將山打出一個洞,暫時居住此地。 這天,衛禺拿著釣竿走到河邊釣魚。 明明可以用法術輕輕鬆鬆獲得幾條甚至幾百條的魚,但衛禺有個怪癖。 他喜歡自己動手做。 撇除山洞,其餘的吃、喝、穿等,便是一手包辦。 坐在河邊,悠閒的等待魚上鉤。 突然間衛禺感到有人注視,他轉過身卻看見... 「一條蛇?」 那隻全身黑色眼睛卻是金色的,蛇死死盯著自己。 衛禺覺得一條蛇對他沒什威脅,繼續他的悠哉釣魚。 只是衛禺做了多久,那條蛇就盯多久。 盯到衛禺都有些冒冷汗了,那條蛇依舊在原地死瞪著他。 突然魚竿動了,衛禺順手一拉,一條大魚就這麼釣了上來。 捉著魚尾巴,衛禺準備回去山洞來好好料理料理釣到的大魚。 只是拿著魚,衛禺左踏一步,那蛇就往左邊一扭擋住去路。 往右踏一步,蛇就往右扭。 一人一蛇頓時呈現對峙狀態。 「呃,你是肚子餓了嗎?」 金色的眼死死盯著自己,然後肚子發出辜嚕嚕的聲音。 衛禺... 將軍蹲下身,將魚擺在地上然後轉身離開。 蛇靜靜的看著將軍離開,直到衛禺消失,蛇才慢慢的遊到魚的前面開動。 就這樣,衛禺日復一日釣魚,然後將一天的成果給了蛇。 一人一蛇變成莫名合諧畫面。 只要時間一到衛禺必定出現河邊,而蛇則是會盤在石頭上無聊看著。 只是這麼待著即使不交談,彷彿知道對方心中所想。 忽然有一天,衛禺無心的說了一句。 「如果你能說話就好了。」 這句話蛇僅記在心。 過了幾天,衛禺同一時間出現在河邊。 可是左看又看卻不見那詭異的黑蛇出現。 他想,可能是去討老婆或是找吃的吧。 也沒在意,將軍坐下拿出釣竿、掛上魚餌,釣魚。 這麼想,突然旁邊草叢發出聲響,衛禺以為是蛇來了,於是站起身走到草叢旁。 卻看見一個男人坐在那哩,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用著黑色的布料遮住。 衛禺覺得很奇怪,這個地方、這座山據自己的調查應該是沒有任何人類居住才對。 但眼前這名男子又該如何解釋? 奇怪的男人、消失的黑蛇,將軍不知該如何是好。 釣了一整天的魚,黑蛇沒有出現。 就像是被替換一樣,男人靜靜的看著他釣魚。 收拾魚竿拿著魚,將軍離開,轉頭想確定男人離開沒,男人卻一直站在原地目送著他。 男人金色的眼睛,有些熟悉。 一個星期、一個月。 黑蛇再也沒有出現,就像是蒸發在這世界上。 衛禺有些寂寞。 不甘寂寞衛禺嚐試搭話。 「呃,你知道這附近有一條詭異的黑蛇嗎?」 知道。詭異的黑蛇?男人想。 「你知道牠在哪嗎?」 知道,就在你面前。男人想。 一直得不到男人回應,衛禺有些落寞。 靜靜的釣魚,看著衛禺落寞的側臉,一直沒說話的男人開口了。 「那條蛇...」 衛禺滿是期待的看著男人。 碰的一聲,煙霧瀰漫。 男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熟悉黑蛇。 在衛禺還沒反應過來,蛇再次變化,男人出現。 走到將軍旁邊,男人只說了一句。 「我要吃魚。」 衛禺勾起微笑,繼續釣著魚。 一起玩樂、一起吃飯、一起欣賞夜晚星空,將軍忘了最初來的目的。 直到天庭派出警告,衛禺如實已報。 「在這座山並沒有任何力量誕生,有個只有一隻小蛇妖。」恭敬的回答,衛禺把自己所知的全說了。 他想,任務結束的話,想跟玉帝請辭。 然後搬來這座山跟黑蛇一起生活。 只是美夢在下句話被狠很砸醒。 「黑蛇就是力量。」 「力量無窮,攏絡還是毀滅,你知道該怎麼做。」 說完這些話,如同機械人的告知走了。 當天晚上,衛禺把所有的事情全說了。 看著男人,將軍希望他們能夠一起在天上生活。 只是男人似乎沒有興趣,甚至厭惡至極。 男人起身離開,然後就再也沒有看見他了。 最後期限一天天逼近,衛禺心急如焚。 翻遍整座山,卻怎樣也找不到男人。 在最後最後,自己被天兵天將捉起,以藏匿以獨占汙名被關起。 在最後的那一刻,其實期待著。 之後的日子,哪裡也不能去。 就這麼被關著,直到永遠、永遠。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