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2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信任 【冰漾】

看著眼前無理取鬧的男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說彼此相愛卻沒辦法互相理解,那麼在一起還有何意義? 或許當初的草率決定,造就他蠻恨不講理的情形。 相處間會有磨差是自然,但是對於沒辦法溝通... 那麼彼此是不是應該先暫時分開比較好呢? 對於我而言當初離開那個人是痛苦沒錯,但是眼前的人他所說的話語傷我才是最痛的。 垂下眼簾,我像是有些疲倦。 「你什麼都不肯聽我解釋是嗎?」 「還需要說什麼嗎!再怎麼說都只是藉口。」 他紅色的眼憤怒的瞪著,不信任的字句全寫在他的臉上。 「我們...暫時先分開一陣子吧。」 「你說什...」 在他還來不及說完前,我扔下移動符離開令我傷心的他。 時間追溯到前幾天,也是學長出任務的那幾天。 走在路上,我想學長這幾天也差不多要回來了,想說買幾瓶什麼蜜豆奶阿食物阿好讓學長回來時有東西可以吃,畢竟學長回來時總是半夜的時候,這時餐廳也不知道有沒有開... 帶著這樣的想法,拿著錢包我獨自一人在商店街上遊蕩。 之後,在某家商店內看見想要的食材,我立刻衝了進去,一時忘我的買了好幾箱材料。 結完帳硬是拖的將買完的東西拖出店家,一邊懺悔移動符忘了帶一邊懊惱該怎麼搬回黑館時,身後傳來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漾漾?」 抬頭望去是休狄跟阿利學長他們,他們走了過來。 「漾漾怎麼會到商店街?」看著我手上大包小包的,阿利學長提出他的疑問。 「呃...因為今天是...」是學長出完任務回來的日子。 意識到想說出卻覺得好像有點害羞,看著阿利學長看我的表情我想就算我沒說完他應該也知道吧。 「喔~原來如此。」帶著有點調侃意味,阿利學長摸摸我的頭,「挺好的不是嗎?」 「是阿。」 「恩,不過你買這麼多東西你也搬不回宿舍吧?」 阿利學長你說的對極了。 只見阿利學長一個拍手,他提議,「不如我跟休狄一起幫忙吧!」 「唉?這樣好嗎?」看了一演阿利學長身後的休狄,我想他們今天會出現在商店街應該是來約會的吧,這樣不會打擾到他們嗎?? 像是看出我的疑問,阿利學長搖搖頭。 「不會啦,反正才搬這幾樣而已。」 一邊說阿利學長一邊動手,只是當他要搬時有雙大手將他拿的東西拿走,藍色的眼睛看著他溫柔的說,「我來弄就好了。」 「咦?好吧,那我到漾漾的房間整理搬回來的東西好了。」 說完,阿利學長便消失在原地。 老實說和那人單獨相處不是沒有想過,只是這一切會不會來的太過於突然了? 壓抑住心情、克制住思想,看著他將東西搬到法陣內,看著東西一樣一樣消失,撇除之前種種真的是要好好謝謝他才是。 正打算請他跟阿利學長吃個飯時,那人出乎意料的先邀約了。 「你等下有空嗎?」 藍色的眼睛看著我,並沒有以前的深情跟眷戀。 其實我都知道,那只是假裝。 愣了一下,我下意識回答,「呃,應該是沒有。」 「那麼,去吃個飯吧,我想跟你聊聊。」看著他誠摯邀請,就算拒絕也是難事。 勾起微笑,我想就算現在跟他面對面,我應該是沒問題,「好阿。」 現在想想或許是那時被學長看見了,學長氣的要死不是沒有道理,但是至少聽聽我的解釋吧。 那麼心中的委屈也不會這麼的深了... 從房間離開我回來的原世界可愛的家,躺在房間內,用著結界將房間一層層隔絕。 是對他明確的拒絕,如果兩人在一起要長久,是不是應該要互相體諒、諒解呢? 只是意味的吃飛醋,只會造成彼此傷害。 這麼下去,分手就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對於學長,我很清楚也很明白。 他的心疼、他的愛還有他的吃醋,就像是火就像是冰。 總是讓自己陷入如果般的熱情,卻再下一刻陷入冰窯般的絕望。 對他,自己還有一絲期待。 我還想跟學長繼續下去,暫時分開希望他能夠讓頭腦好好的想清楚。 望著天花板,心中還有他趕快來的妄想。 不知道他對於今天上午自己突如其來的離開會怎麼樣? ...一定很生氣吧。 地點:原世界的房間 時間:晚上7:30 時間到了晚上,學長還是沒有來。 冷冷清清簡直就是現在的縮寫。 離開房間、走下樓,今天回來或許連老媽都不知道。 也不曉得為什麼只是想去個安靜又清靜的地方,轉眼睛就被送回家來了。 有時守世界的法陣還蠻符合人的需求嘛... 一邊無聊的想著一邊走向廚房打算自己動手料理今天的晚餐時,身後傳來有些憤怒卻又不敢表現太明顯的聲音。 「褚,我找你好久...」 轉頭望去,是他狼狽的身影,還有一頭亂糟糟的長髮。 像是忽視像是無視,僅僅看了一眼繼續用我的晚餐。 他走到我的旁邊,大手握住我的手腕,像是一隻想討主人歡心的大型犬。 他說,「你還沒吃晚飯嗎?」 沒理會他,繼續用我的晚餐。 一陣沉默在鍋鏟及除油機聲過去,將晚餐端出廚房走到客廳。 把菜跟白飯放在桌上,把一切弄完我終於將視線放在他的身上。 「你吃晚餐了嗎?」 聞言,他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添了兩碗白飯,我示意他坐下,並且吩咐安靜的吃飯。 即使如此在吃飯期間他欲言又止的眼神真的很難讓人不去在意。 好不容易把飯吃完了,將碗放下。 事情也差不多該有個結果吧? 我看著他詢問,「你知道我為什麼離開嗎?」 他搖搖頭,一臉不解。 嘆口氣,單單只是嘆氣而已卻讓他提心吊膽。 紅色的眼睛緊張注視自己,害怕自己再下一刻在刺消失在他面前。 「如果我說那天跟休狄碰面只是巧合呢?」 提出疑問不光是為了解釋也是想讓他明白,我並沒有特意去找休狄。 他皺眉像是不相信我的問題。 總是這個樣子,所以即使已經對休狄毫無感覺了,但跟休狄見面仍然會造成我很大的困擾。 而這困擾還是自己的戀人造成的。 他會吃醋、他會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只是這樣的過度擔心是不是該收斂點? 「看來你好像不相信我...」是受傷,我卻是硬裝無可奈何。 他看見我的表情,像是被打擊。 他激動的站起身,看著自己,從來都是霸道的他說出的話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話語。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害怕你受到傷害。」 紅色眼睛閃爍,他說,「我愛你卻也害怕失去你,你愛休狄的確是過去的事情,但是我...我還是...」 懊悔、愛戀,他用手捂著臉。 像是害怕,第一次在這個傲慢的男人臉上清楚讀出這個形容詞。 「褚,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 是誓言、是言靈,如同火焰深深烙映在自己的生命中。 「我不會離開你。」 「但是這種事情發生不只是一兩次了。」 他羞愧的低下頭,對於我的話無法反駁。 輕輕走過去,抱住他。 能不能再靠近一點點? 心的距離不在這麼遙遠。 他的手回應似的回抱自己,低語的在自己耳邊發誓。 「下次,我不會了。」 「不要在我面前消失了好嗎?」 呵呵。 「褚,你今天去了哪裡?」 「我去買蜜豆奶阿,你不是喜歡喝嗎?」 「可是我明明看見你跟...」 「你不相信我?」 「沒、沒有,我相信你!真的!」 或許對學長來說信任對他比較困難點,但要維持信任是不可或缺的。 或許今後這樣的事情還會再次發生,但是... 我想我還是會忍不住在關鍵時刻點醒他,然後手牽手,繼續走下去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