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面對現實吧!笨蛋 【冰漾】

還有最近自己的視線在回神時,總是聚焦在褚那白癡身上。 究竟是自己生了病,還是褚那傢伙練了什麼媚功? 一切的一切都是從最近開始,究竟最近跟以前褚有什麼不同?冰炎也說不上來。 看他的視線越來越貪婪,連自己的友人都戲謔的說著。 「冰炎,你終於也墮落了。」友人一邊說還一邊曖昧的搭在自己的弟弟身上。 渾帳,什麼叫做「我終於也墮落了?」,你是很期待我墮落是嗎! 還有,我應該有跟你說過你在露出這麼欠打的笑容,我是真的會一拳揮過去,我一向都是說到做到喔! 還有墮落什麼? 墮落畜牲道嗎? 走在路上,無視於旁邊女同學的尖叫跟愛慕眼光,腳步停下、抬頭仰望,最近自己無意識的躲避褚那傢伙,到最後他還奇怪的問自己。 「學長,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 做錯? 他哪裡做錯? 他一點都沒做錯,是自己有問題! 尤其是眼睛方面。 站在黑館外,冰炎有點害怕進去黑館內是不是會遇到那個讓他有些心神不寧的人,正當這麼想時,黑館的門打開了。 從裡面走出的人,帶著笑容對自己說,「學長。」 冷汗從冰炎的額頭上流下,「呃,你好。」拙劣的回答,連自己都很想去撞牆。 不意外的看見褚那傢伙奇怪的眼神,然後他好像忽視一樣繼續說,「學長,等一下我要跟喵喵他們一起去逛商店街,學長要不要去?」 要不要去? 無庸置疑,當然是立刻拒絕。 現在連躲他都來不及了,還跟褚一起去逛商店街。 正當要開口說不時,褚那傢伙說著像是陷阱般的話,然後一時衝動答應,冰炎覺得自己真的要去撞牆了。 「最近都看不到學長,好不容易學長有空…」褚的喃喃自語,讓聽力即好的自己聽見,然後衝動回答。 「我去!」 之後的時間冰炎一直在懺悔那時的衝動。 地點:商店街的某家甜點店裡面 時間:下午2:13 有些無力,不,應該說已經很無力了。 坐在褚的對面,冰炎覺得自己的精神力跟體力好像在一瞬間被人用吸塵器抽掉了。 「這個好吃!」一邊吃著甜膩膩的蛋糕,褚那白癡笑的幸福、笑的可愛。 …可愛? 不、不不,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可愛。 對,沒錯。 褚那傢伙又白癡又笨,做事粗魯又莽撞,只想前因不想後果,既沒胸又沒身材有什麼好的? ....... 但、但是,他雖然笨又白癡,但他思想單純、為人好相處,所以他的身邊才會圍繞一大堆的人阿。 還有做事粗魯又莽撞,也是他可愛的一點阿,這代表著他沒心機,不會隨時隨地暗算他人或是想看人笑話。 跟自己的友人完全不同。 點點頭,冰炎連自己都沒察覺到自己已經在替剛剛被自己罵的很慘的人說話。 只想前因不想後果,也是因為受傷害的人是他的朋友、是他的家人、是他的同學,這證明他很有義氣不是嗎? 既沒胸又沒身材,不會阿。 洗澡後出來的他穿著寬大的睡衣,若隱若現的很令人遐想,很煽情,不錯阿。 ……………… ……………… 我剛剛想了什麼? 什麼單純、為人好相處,什麼是他可愛的一點阿,又什麼是若引若現,很煽情很不錯阿!! 我在替他說什麼情阿!!-------- 「學長?」學長從剛才開始臉色就不太好耶,「學長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阿?」希望學長不要感冒了…褚冥漾放下叉子,一臉擔心的看著冰炎。 聞言,冰炎抬頭,看見的是他擔心的神情,讓自己的心好像被強烈的撞擊。 蒼白著臉,抖著音,冰炎回答,「我、我應該是感冒了…」 「是嗎?」褚冥漾伸出手就叫觸碰到冰炎的額頭時,只見冰炎慘叫一聲,然後站了起來,無視於褚冥漾與喵喵他們奇怪的眼神,冰炎狂奔而出。 「不、這不可能阿!!---------------」最後留下的是他離去的不明話語。 誰來告訴我,這只是場夢。 對、對吧?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