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19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崇拜 【無配對】

那麼,繼續囉。 那人近乎完美,如同他的血統一樣高貴。 銀色的髮、劉海的紅以及精緻臉龐讓許多男人、女人羨煞不已。 不僅功課優等、體育佳,攻擊強、防守好,在那人手上術法是玩具、精裝書是薄紙。 這樣完美的人照理來說我跟他根本就是兩條毫不相關的平行線。 卻因一時的自暴自棄,帶來的人事物竟是震撼。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給予的小小平等,即使那人完美有如天神般誇張,依然有個讓人難以忽視的缺點。 說到這,我想不通。 明明脾氣暴躁,卻在那人身上理所當然,融合自然。 暴躁的脾氣在異性間總是被扭曲說成有個性,不覺得這轉的也太「勉強」了點嗎? 這讓我不禁想,老天爺祢到底是要平等還是…? 鐘聲響起,課堂結束。 拿著因剛才胡思亂想什麼也沒抄到重點的筆記本,走出教室正要朝餐廳的方向前行時,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下課了?」 説曹操曹操到,連想著曹操曹操也到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還不是最高境界是嗎! 是這樣的嗎! 啪的一聲,睽違一個禮拜的巴掌再次在我的後腦杓上響想,打的清脆、打的有力,真不愧是學長,這招要不是學長還做不到咧… 揉著可能會腫起的腦袋,轉身望去,學長倚在牆壁紅色的眼望著自己,行凶的手已經收回,學長的神情有些疲憊。 出了一個禮拜的任務,學長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身上的黑袍也破破爛爛的。 … … 好像犀利哥。 啪,熟悉的力道再次體驗。 「你給我閉腦,不要以為我累了就沒力氣打人。」學長冷冷的拋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我趕緊小跑步跟了上去,走在學長的旁邊,我問學長,「學長,你不吃午飯阿?」奇怪,學長怎麼往黑館的方向前進? 學長的視線沒有看向我,他直視前方回答,「不吃了,我要先回宿舍睡覺。」 诶?睡覺? 看了一眼學長,學長的黑眼圈蠻深的。 但現在才快中午耶,算一算學長睡覺起來也才下午,到了下午起床時學長不會餓嗎? 看著學長,我忍不住提議說,「學長,要不然我幫你去買個麵包好嗎?」下午睡醒後吃點東西,才不會餓到晚上,對身體也比較好點。 學長點點頭,表示同意。 跟學長在教室前分手後,我到了餐廳買了麵包打算要直接回去黑館時,走出餐廳外就被外面一群學生給攔住了。 「對不起,可以請你填下問卷嗎?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同學親切的笑容完全跟硬是要把問卷塞到我懷裡的動作形成強烈對比。 在不容許也不可能拒絕的形況下,我認命的跟他們要支筆到旁邊的長椅上坐下填寫問卷。 看了看旁邊,大家的手上都有張相同的問卷,表情十分不情願。 原來同是天涯淪落人阿… 大家都是被逼的。 低頭看著問卷,想將問卷盡快解決時,問卷的第一題就令我有種想把這張問卷撕掉的衝動。 第一題 請問你心目中有常常掛在心頭的人嗎? …這是什麼整人問題? 我真的楞到了,問卷不是一般填什麼你對教育課程有什麼問題或意見,或者是請提出你的看法什麼什麼的狗屁不通的話嗎?哪有問卷是問這種問題的! 這根本已經侵害到個人隱私!我拒絕填寫! 跳過第一題,打算不理會直接寫第二題時,沒想到第二題的問題也很令人措手不及。 第二題 請問你和那人相遇是在什麼地方? 你是要問人家是怎麼交男女朋友好來吸收經驗是嗎! 我氣勢磅礡的站起,正想走向硬將問卷塞給我的同學時,那位同學的旁邊突然出現一位雄壯威武的朋友,在那位同學耳邊說些什麼。 不時眼神還瞥了瞥我們這些填寫問卷的人。 …算我怕了你,老大。 很孬的回來坐好,我看著題目,表情隨著一題又一題詭異的問題而扭曲。 終於下午三點五十分將問卷填完,填完後我感覺我的精神嚴重衰退。那可惡的同學有夠狠,因為太快寫完、交卷,竟然叫我再寫一份就這樣一直重複下去,連續的問券已經寫了差不多有十幾張以上了。 要知道那份問卷有幾題題目阿?有二十題耶! 這麼算來我大概寫了有兩百多題的題目耶,那同學也不慰勞一下什麼的,最起碼也請杯飲料之類的吧。 真的是… 拖著身心疲憊的身軀,履步蹣跚的走回宿舍,回到房間內憑著要睡覺的本能意識,就算眼睛閉著我也可以找到床鋪,準確無誤進入寢室,找到柔軟的床後我躺下兩眼一閉便睡了過去。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