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輪迴 【冰漾】

在森林的盡頭有座石洞,以岩石天然形成的洞窟讓許多的動物得以避難。 而在洞窟盡頭內有個奇怪現象。 洞窟的上方是以奇異鮮紅色火焰燃燒,不斷燃燒一直持續,而其下方則是一座一座尖銳的冰山,上面溫度飆高、下面溫度低溫,兩者不同的力量在這洞窟內卻同時存在。 突兀且奇怪。 在一座冰山旁有個黑色妖怪靜靜沉睡著,突然間牠像是察覺到什麼,睜開眼睛,是一雙迷人的紅色之眼。 眼眸內竟是等待的痛苦。 從那時到現在已經經過多少年,永遠都數不清。 與他相遇之時,時間就已經漸漸停止。 不斷輪迴是人類唯一無法改變的事實。 不管與誰相遇、相愛甚至結交,到了最後一切都化為烏有,重新來過。 明明知道,就該在那時慧劍斬情絲。 但是… 但是… 緩緩閉上眼睛,妖怪不願再度回想。 閉上眼,不願回憶但記憶就像是跑馬燈不斷在腦中撥映提醒。 他的死亡讓自己無法接受。 全身血紅的他笑的虛弱,他伸出手摸著自己有著堅銳角的頭。 他說。 「對不起阿…」 之後,呼吸停止。 他的遺體被家人火化,葬在樹下。 再度睜開眼睛,遠方的太陽已下山了。 自己從來都沒有去他墳前探望過他。 是的,從來沒有。 輪迴不是虛假,而是真實存在。 曾聽天上老頭說過,一切都是從頭開始、再回到原始之地重新選擇。 講了這麼長的廢話,的確跟輪迴這兩字有關。 而自己是等到了。 尋尋覓覓,再廣大的土地上找到了他。 第一世,他變成女的。 單相思的她喜歡上一位富家公子,戀情是辛苦的。 在遠方自己看著她,慢慢的自己卑鄙的動用妖力一次又一次將男子送到她身邊。 最後看著她衰老,而她至使至終完全忘了自己,幸福過一生。 第二世,他是男的。 困苦的他必須要外出養家活口,辛苦耕種。 偏偏天災連年不斷,收入比支出呈反比。 瘦弱的他,讓他在那段時間在森林內找了動物跟植物在傍晚之時、在他踏進家門之前將食物放在門前。 他的表情,回想時總是讓自己會心一笑。 之後,又經過幾世了? 默默的付出,他卻看不見。 每一世的他愛戀上的人都是奇怪的。 對人類自己嗤之以鼻,垂下眼簾,惟獨他是特別的,從來都覺得人類講的話是屁,但卻有句話卻說重自己心聲。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愛你…。」 哼,簡直可笑至極。 走出洞窟,拍動以火焰成型的翅膀飛向天空。 之後成為遠方一點黑,卻不知他的離去盡收某人眼底。 剛踏進森林盡頭,抬頭仰望看見紅色的物體劃過天際。 男子微微的笑著,而他說。 「這次,換我等你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