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6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學習 【冰漾】

坐在位子上,冰炎一心專注於書本上的敘述和圖解,翻著頁,冰炎有些懊惱。 書本上的書名名稱,是冰炎可能永遠都不會想去看的書。 明明該是如此,但此刻冰炎像是發了瘋似的在圖書館內看到這本書時將它拿了起來,借出圖書館冰炎走到餐廳內閱讀。 老實說餐廳並不是個好地方,既雜吵又不得安寧,在這裡閱讀是件非常困難的事。 但是要冰炎把這本書帶進去黑館,冰炎想都不會想的。 要是上樓梯走到一半碰到誰誰誰的話,手上這本書毫不懷疑的會遭友人戲謔的眼光查看,只要想到這,冰炎想都不會想把這本可笑的書帶進黑館。 嘆口氣將手中的書本放下,冰炎的思緒不禁回到上禮拜週末夏碎所說的話。 「你不覺得褚他好像特別怕你嗎?」 問題像是重擊在自己的額頭上,將眼前的幻獸解決,紅色眼睛中帶著一絲的疑惑看向搭擋。 「你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勾起令自己有些討厭的笑容,夏碎很得意的說:「你不是很清楚嗎?」 任務結束後,回到黑館一身的疲憊在洗澡中洗去,帶著一身清爽走出浴室正要躺下床睡覺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學長,你睡了嗎?」 這個聲音不管是經過多少年,自己都不會錯認,這獨特的嗓音也只有那個笨蛋學弟才會發出的聲音。 「還沒。」 「那我可以進去嗎?」 現在這時候?冰炎看了下旁邊的時鐘,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究竟那笨蛋褚有什麼要緊的事情非在這時間找我不可? 帶著疑惑冰炎走到門前將門打開,門外的學弟看見門開了臉上的表情竟是錯愕又懷疑。 挑眉,他這樣的表現就像是自己不會來開門一樣。 「你要幹麻?」 聽到冰炎的問話褚冥漾瑟縮一下,帶著勇氣褚冥漾問:「學長你明天有空嗎?」 「做什麼?」將身體倚在門邊,看著褚他滿是無奈又不得以的臉,內心不由自主感到一陣煩躁。 「就是…喵喵說明天要去伊多烤肉什麼的,然後想來問問看學長的意願...」褚抬起頭,好像是看開一樣的表情看著冰炎,「學長,你要去嗎?」 嗚,幹麻叫我來問學長阿,他們難道不知道學長很可怕嗎?真的是... 這死東西是不是太久沒見到我,忘記我會讀他的心聲嗎! 瞪著眼前的學弟,冰炎有些惡劣的說:「沒空,去烤肉什麼的你們小孩子自己去好,少煩我!」 碰的一聲,冰炎將門大力關上,關上的門邊員似乎出現裂痕。 在關上門的前一刻,冰炎看見學弟那張愚蠢的臉上受到驚嚇的表情,其實在說完時冰炎就後悔了。 到了今天已經過了七天了,整整的一星期完全沒看見那個笨蛋學弟。 烤肉什麼的... 自己的確是沒有時間,就算有也不可能陪那群小孩子到處晃來晃去…明明是這樣想的,但是為什麼到了現在還會有其實跟他們一起去烤肉也是個不錯想法? 煩死了... 冰炎死瞪的桌面上的書本許久,之後他起身走向點餐處準備點餐吃午飯。 從窗外吹進來的風將薄薄的書本盒上,書本上的名稱讓冰炎惱怒跟難為情,經過的同學及師長都會忍不住觀看幾眼,直到冰炎本人拿著餐點衝回來將書本的名稱遮起,鬧劇才結束。 如何跟學弟相處良好? 或許這書的內容可以幫冰炎跟學弟間的關係有進一步的發展也說不定。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