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2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認栽 【重柳X漾】

他黑色的眼睛在他人看來是殘酷、是噬血,但在我看來他的眼眸中卻有一絲絲的悲傷。 那悲傷令我心疼。 站在遠方,看著他戰鬥看著他心碎,第一次從心底打從厭惡重柳族的使命。 越矩了好幾次,老實說對於重柳族的使命我老早就忘了一乾二淨。 站在這裡看著他戰鬥,不是出自個人意願。 而是被某人強迫。 他一身是黑,頭髮和臉上都沾滿血跡,他揚起的笑容讓我看了好心疼。 站在原地,握緊雙拳。 老實說如果他說的話是命令那我一點都不會去在意或者執行,但是昨晚當他一雙大眼揪著自己,看著我對自己說。 「我希望明天的事你可以不要插手。」 他的神情讓我當下答應。 回過神時,他微笑的看著自己。 然後給自己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愛你。」 昨晚他是這麼說的。 不久,遠方的人一個又一個倒下。 時間在這場毫無意義的戰爭中結束。 天空灰色的令人討厭,正如意料之中天空下起大雨。 他站在雨中,任由雨水將他身上的血跡沖刷。 黑鷹不知跑到哪去,違逆他的交代我踏出山洞向他的方向前行。 我沒出聲甚至沒有發出任何氣息,但他就好像是猜測的到,這讓我總懷疑他是不是多了一隻眼。 「不是叫你好好呆在山洞裡嗎?」明是該指責的話語,但在我聽來卻是有種無奈的語氣。 沒回應,只是往前站一步將他纖細的身軀攬進懷中。 把頭放在他頸窩邊,貪婪的吸著屬於他的氣味。 那是,帶著蛋糕的甜味和帶著一絲血腥味。 他像是累了任由自己攬著,將身軀倒在自己懷中。 看著眼前的屍體群他嘆氣,他說。 「哼,真是笨阿。」 「他真的是個笨蛋,我可是黑暗種族的妖師耶!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被這幾隻30多人的隊伍給打垮了呢?」一邊說像是吐嘈般他仰天長笑。 卻不知他眼角的淚水已出賣了他。 牽起他的手,帶著他回到後方山洞。 拿起毛巾,我仔細的將他身上的雨水和濕髮擦乾。 看著他,他的眼角一直都在出賣他。 低低的在心中罵了一聲笨蛋,但還是無可奈何的將他重新攬入懷中。 在他的耳邊,我問他。 「這一次要去哪裡呢?」 他愣了愣,然後像是換張臉揚起頭微笑的看著我。 「怎麼?想跟阿?」 他的問題像是廢話,沒有回答,以點頭做回應。 卻在一點頭的當下,他又哭了。 以指腹將他的淚水逝去,我拍拍他的頭,再次詢問。 「要去哪?」 「守世界已經玩膩了,這次回原世界吧。」 他的決定,我義無反顧跟隨。 黑暗種族是不好的,這個想法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經打破了。 只要他高興,不管他要去哪。 是天涯還是海角、是地獄還是天堂,只要有他竟一定可看見自己的身影。 為什麼呢? 看著他,我笑了。 沒辦法阿,誰叫我好幾年前就栽下去了。 就栽在遇見他的那一刻。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