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119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瓶邪】

吳邪坐在小河旁的大石頭上,望著站在河水中的人。 一身健美的體魄和俊美的外表,總是穿著連身帽的他原來在衣服下的身材是如此的好。 像是移不開眼,吳邪有些失神。 從遠處走來的王胖子看見吳邪這般閃神感到疑惑,他打了下吳邪的頭:「天真,你在想什麼阿?」 頭被突然拍打,吳邪立刻回神反應,「才沒想什麼咧。」,轉頭看到去探查的胖子,他問。 「怎樣?前面有住家嗎?」現下被困在這深山中,食物吃完了,子彈也剩的差不多了,在這麼下去要是遇上山中的野獸該怎麼辦? 胖子聳聳肩:「你胖爺在前方什麼也沒瞧見,只看見一大堆雜草和被該死的蚊子叮到滿頭包。」他一邊說還一邊把衣袖捲起,讓我瞧見他手臂和膊子上的紅腫。 他坐在我的旁邊,死命的抓。 「他媽的有過癢!」胖子抓也就算了,還一罵咧咧的,有夠吵! 我起身走向另一邊,抬頭看了下天空,已經黃昏了趕緊撿幾個木材準備築起營火,於是我捉起胖子對在河中清洗一身血漬的小哥道:「小哥,我跟胖子去找點樹枝燒火,你不 要亂跑知道不?」 說完,我立刻就拉著胖子走向森林邊緣。 胖子一邊抱怨一邊撿樹枝,他說。 「幹什麼剛才不去撿,現在拖你胖爺來撿阿?你他媽的難道不知道越晚蚊子越多嗎?」撿到一半他突然想到什麼,曖昧的笑一笑,向娘們似的挽起連花指問。 「該不會是剛才看小哥看到失神吧?」 被胖子一語道出我有些臉紅,惱羞成怒的說:「叫你撿樹枝就撿樹枝,廢話怎麼這麼多?」 被罵了胖子也不在意,只是笑嘻嘻的,怎麼看就怎麼欠扁。 倆人合力果然一下子就蒐集到足夠用的木材了,我們倆並著肩走回小河邊,小哥已經穿上衣服了坐在石頭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將樹枝放下,我打算堆著形狀準備起火時,這時胖子又走到我的旁邊附耳說:「哎呀,看不見小哥的裸體很失望喔?」 撿起一枝樹枝我頭也不回地往旁邊扔,胖子以及怪異的姿勢閃掉後,罵了幾聲髒話就跑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好不容易將樹枝堆好,我拿著袖子擦擦汗,從口袋中拿出打火機不一會就生好火了。 這時小哥走了過來,伸手扔了一個草進去火堆內,然後安安靜靜的坐在旁邊。 我有些好奇,我問。 「小哥,你剛才扔些什麼阿?」 小哥看著火光,他回答。 「趨蟲的草。」 「喔....。」搔艘頭,這時不知道該接什麼話題才可延續下去。 沉默在我跟小哥之間蔓延,坐在對面的他因戴上帽子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不由得有些沮喪,想到昨晚在斗裡時小哥跟胖子蠻有話聊的,怎麼跟我在一起兩人就變成啞吧似的? 胖子能言善道人又幽默,跟他在一起顯得輕鬆,那跟我呢? 想到這我不由得嘆口氣。 想當初要來倒斗時三爺就說過了,像我這種沒力氣又沒知識的人進去很快就會死在裡頭。 可是,每次還不都是靠著小哥跟胖子的幫忙? 想想,我還挺窩齉地。 看著火光,昨晚跑了幾個小時在驚恐和緊張下還不覺得累,但現在疲倦感怎個上來了。 吳邪瞇起眼睛,眼前的視線變的有些模糊。 身體也一頓一頓的,正要往前傾時,一雙大手攬住他。 之後吳邪感覺挺溫暖的,然後蹭了蹭閉起眼睛睡著了。 等到走回來的胖子看見這景象時,他還在猶豫要不要過去一起取暖。 「你他娘的還說跟小哥感情不好?那現在躺在小哥懷裡的人是鬼不成?」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