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00868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發洩 【夏冰漾】

婉轉的問了千冬歲他們才得知學長跟夏碎學長他們倆出去外投執行長期的任務了,我想學長一定很高興吧? 既沒有電話的騷擾也沒有故意用陣法傳送一些曖昧不明的愛心便當,我想學長他現在一定跟夏碎學長進行的很不錯。 礙事的人走了,一定都會很高興對吧。 望著天花板,我有點自嘲著笑著,說是要放棄但當下聽見他們倆個一同出任務時還是有種刺痛的感覺。 離開黑館甚至離開學長的身邊對我而言算是一種解脫,只是這種微妙的刺痛感總是會在聽見他們的消息時出現。 或許這是證明我對學長而言,對他還有一絲絲的期待。 嘆口氣,或許忘記學長做的還不夠。 起身走到浴室內,不一會從浴室內發出水流聲,洗好澡後走出浴室只圍了一條白色浴巾在腰上感覺有點寒冷,向左轉迅速進入寢室,將衣櫥打開要尋找上次從家裡帶來的黑色套頭毛線衣時,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過的挺不錯的嘛。」 冷言冷語的語氣就如同本人一般沒有感情,有點訝異的轉身看見的是身穿黑袍的他我有點納悶。 這個時間他不是應該在跟夏碎學長執行任務嗎? 難道任務已經解決了? 還是說,他跟夏碎學長進行的不順利嗎? 是發生什麼事了呢? 看著眼前的學長內心有好多的疑問浮現出來,想問卻又有什麼資格可以問呢?我有點自卑的想。 假裝沒聽見他的諷刺,從衣櫥內拿出套頭穿上,正想找件舒服的運動褲來當睡褲時才彎下腰就被他給擒住手腕,強硬的迫使我面對他。 「你究竟想怎麼樣?」他惡狠狠的瞪著我,紅色的眼睛就像是火焰般燃燒。 他的問題讓我有不解,離開他是因為不想再當替身、不想再受到傷害,這樣他不是應該滿意嗎? 而現在他的問題卻好像是我一意孤行的任性行為,就好像是再質問一個無冤無故離開對方的情人一樣。 他的質問讓我無法回答。 得不到答案的學長就像是惱羞成怒將我甩到床上,圍在腰上的浴巾掉落,下身暴露的展露在他的面前。 我慌忙的起身想抓起旁邊的棉被遮蓋,他的大手卻制止我的行動將我的手高舉在我的頭上,行動被限制。 受到驚嚇的我抬起頭看見的是他眼神內熟悉的欲望。 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來找我的目的了。 一直以來不都是這個樣子嗎? 我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個發洩而已...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