杵風流定

關於部落格
  • 1000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婚變

 

和他結婚以來,從一開始的心動、一廂情願到後來的心死,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這中間他只讓我用短暫的兩個月便以體會結束。
 
認識到現在,我深刻的體會到他真的是個可惡、可恨又可悲的男人。
 
記得才剛結婚一星期,這男人讓我對家的幻想都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我的家,我們的家。
 
對他來說就像是免費的汽車旅館,供吃供住且不用錢。
 
每天早上起床,從我跟他的寢室裡走出來讓我覺得最新鮮的事情就是他總是帶著不同的女人回家。
 
而且沒有重複過。
 
我的丈夫,他讓我認為我幾乎已經見了世界上全部的人種女人,帶女人回家時他完全不會在意我有沒有在家,他讓我感覺我只是他人生中的過客,可能下一秒就會消失不見。
 
他的舉動讓放在化妝台抽屜裡的結婚證明書像是張廢紙。
 
我不懂,為什麼他還要娶我?既然他不缺女人的話,為什麼還要娶我呢?
 
那時候我滿腦子都是疑問,這些問題我也曾問過他,但他一次也沒有回答過我。
 
每次、每次在我們溝通的時候,總是我在說、他在聽,他一臉淡漠的臉感覺像是我在胡鬧,讓人氣憤。
 
我有的時候甚至想試著拿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進行溝通,或許他可能會給我點臉部表情,驚恐也沒關係。
 
只是要他給我點反應而已。
 
不過這樣的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畢竟他待在家裡的時間很不確定也沒有規律性,有的時候甚至連半年都沒在家裡見過他。
 
唯一可以得知他的訊息就是外面超商賣的財經雜誌。
 
很諷刺吧,為人妻子竟然不知道丈夫的行蹤,還要靠外面的雜誌得知。
 
但我也沒辦法,因為他總是有辦法讓我無法得知他的行蹤。
 
那時候結婚才幾個星期,我已經心死了,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在結婚的那天我已經有預感得知未來的某一天我可能會變成這樣的生活,但我沒有想到這樣的生活會來得如此快速又劇烈。
 
讓我一點準備也沒有。
 
其實一開始看見他帶女人回家過夜時,我和普通女人的反應一樣,傷心、難過,甚至還有過他是不是不愛我的之類的悲觀且無知想法。
 
後來才知道,他根本沒愛過我,我的無知且悲觀的想法沒有源頭,自然也就消失無蹤。
 
在結婚的初期,我曾找他談過、威脅過,也和他帶回來的女人勾心鬥角過。
 
坦白說,這中間的過程很累,很是心累。
 
因此,我放棄了,對他所有的期望和奢望,現在我只求可以安靜的過日子就好,給我個穩定的家,即使這個家沒有所謂的老公也沒關係。
 
一個人安靜地過生活也是挺好的不是嗎?
 
這念頭還是我結婚一年後才恍然大悟。
 
因為,我會對家這麼渴望的緣故,大概很大的因素是因為我是個孤兒。
 
而這個因素也有可能是他選上我當他結婚證明書另一個簽名的人也說不定。
 
就剛才所說的,我是個孤兒,因此我比任何一個女人更渴望、嚮往幸福美滿又甜蜜的家庭。
 
但那樣的家庭只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行不通的。
 
所以我放棄了。
 
我放任他所有的事情,對我來說他甚至是個很久才見面的陌生人。
 
雖然這個陌生人我清楚知道他喜歡吃的東西是什麼、討厭的東西是什麼。
 
但記這麼多有用嗎?那個人也還是一樣不會把我放在心上的。
 
我這樣的狀態或許會讓其他的人感到可悲又可憐。
 
但我認真且理性的思考後,我這樣充其量只是可憐而已。
 
雖然婚後生活一點也不幸福美滿,但至少我可以陪在我曾經愛過的人身邊。
 
而他的話,我的丈夫,甚至連想陪在他所愛的人身邊都不行。
 
為什麼呢?
 
因為,我的丈夫是個gay。
 
沒錯,你沒看錯,我的丈夫的確是個gay。
 
他愛上他共同創業的夥伴,但可悲的是三十幾年來的暗戀卻只是放在心中不能說出。
 
會發現到他這個秘密,是因為他在家裡毫不隱藏。
 
有的時候會聽見他在跟別的女人做愛時,叫他夥伴的名字。
 
有時候他參加完公司應酬後回到家,因為宿醉在客廳沙發上休息時也是聽到他叫著他的名字。
 
睡覺的時候也是。
 
甚至有的時候我們兩個不得已,得出門去應付些媒體,好表現我們一直很恩愛時,他看著我卻還是叫著他的名子。
 
有的時候我覺得他是故意的,想在媒體前公開對他的愛意。
 
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捉弄他一樣,總是在叫他名字時,媒體的焦點卻不是在他說錯名字的失誤上,反而是一笑置之。
 
或許這是老天給他的懲罰也說不定,因為他玩弄太多的女人,他的罪孽深重,就連原諒都無法吧。
 
我也只能這樣歸納。
 
我的丈夫,他是個過分的男人,說實在話我覺得他死後上天堂的機率不高。
 
而他大概也覺得無所謂,或許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人還是他那個創業夥伴吧。
 
就這樣,我跟他的婚姻生活在互相不干擾之下,表面很是幸福美滿,實際上卻像是兩個陌生人同住個家罷了。
 
到了現在,我依然待在他的身邊即將邁向我們婚姻生活的第六年。
 
我可以很坦白地告訴你們,之所以繼續待在他的身邊不是因為愛他,也不是因為什麼夫妻間的情誼什麼的,更不是因為他的錢而留下。
 
純粹...
 
純粹只是想看他的下場會是怎樣罷了。
 
外頭,我們正慶祝我們一起邁向第六年所舉辦的派對。
 
【老婆,快點,客人在等著呢!】
 
【來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