杵風流定

關於部落格
  • 998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冰炎的一天 上

 
冰炎的一天分為兩種,一種是沒有出任務在自家房間內開始的一天,另一種是出完任務後回到房間,兩種。
 
 
今天冰炎的一天是從房間開始,從早上六點多開始,睡覺睡到一半的冰炎隱隱約約聽到某學弟的腦殘,且有越來越大聲的跡象...判斷是某學弟在逐漸靠近自己的房門前,那位學弟腦中想著到底要不要敲門、學長醒來了沒,還沒醒來要事吵到他不就會被殺死?!,等問題就來回想了至少十次左右...
 
實在忍無可忍,拉開蓋在身上的薄被,因昨晚熬夜讀書讀到今天凌晨四點才睡,帶著嚴重睡眠不足的低氣壓,緩慢地拉開房門用自己的雙眼瞪視著眼前白目學弟。
 
幸好學弟也不算笨,收到殺人視線後打哈哈的笑著說要借浴室。
 
瞪視他幾秒,滿意收到某學弟顫抖害怕的模樣後,才讓開讓學弟進入房間梳洗。(目前以眼神虐殺學弟的腦殘,效果還不錯...)
 
讓學弟進入房間、關上房門後,冰炎想接下來也不用睡了,反正醒來之後也睡不著的冰炎便走到沙發上坐下,看著今天清晨風精靈送來的報紙。
 
打開報紙,上面的頭條是自己前幾天出任務不小心打壞的吸血鬼古蹟報導,上頭寫著找無真兇四個字。
 
.....。
 
看來今天的報紙也沒什麼好看的。
 
打開一秒、合起報紙一秒,總共花了兩秒的時間,冰炎判斷報紙除了光寫這些無聊的事件外就沒其他的了。
 
不像原世界的報紙,有彩色列印、還有明明是很狗血的事發經過卻還是一而再地上演,只是換不同人而已。
 
或許是跟最近原世界的磁場改變有關吧...原世界的人也越來越奇怪了。
 
像是矮小的女人很神的可以將180cm高的男人殺了且分屍、幼童虐死案件,就連搭個捷運也會被莫名的人砍殺...
 
 
 
 
 
...雖然說某學弟也很奇怪,但也沒到那種地步。
 
除了每次總是在腦中自言自語、慘叫外...好像就沒別的了。
 
 
但,是說。
 
我記得,人是有嘴巴的吧?
 
那,為什麼不用說的?
 
只要一想到每次都要忍受那淒冽的慘叫聲,導致現在頭痛次數越來越平凡的冰炎,就感到很煩躁。
 
 
剛好學弟也梳洗完畢,從浴室裡走出來。
 
冰炎完全是下意識瞪視過去,用著完美繼承母親的美麗獸眼恨不得將學弟千殺萬剮。
 
學弟在一頭霧水外加驚恐外分之下,本日已經收到冰炎的殺人視線第二次了,很有自知之明的學弟不管是誰對誰錯,立刻像學長道歉然後不到一秒的時間收拾盥洗用具衝出房門。
 
反應越來越快了嘛...
 
原本還想用腳踹幾下的冰炎感到有些可惜。
 
冰炎想了一下今天,除了沒有排出任務外,記得今天下午一點開始有一門選修課、兩點半有陵墓課。
 
雖然說選修課他都是翹課直接出任務去,但想想今天也沒什麼可以做的事情,還是去好了。
 
打定主意,冰炎看了下時鐘。
 
現在七點十分。
 
黑館的廚房應該已經準備好早餐了。
 
冰炎打開房門準備要下樓吃早餐時,不意外地又聽見隔壁房間傳來要衝了得吵人腦殘想法。
 
然後不到三秒的時間,就看到隔壁房間的人衝出,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到樓下。
 
....神經病嗎?
 
冰炎以悠閒的態度慢慢地走下樓,然後到廚房裡拿早餐吃。
 
到樓下時,安因和褚已經在享用早餐,而且氣氛很和樂。
 
吃到一半,住在黑館裡的人也差不多全醒了,很難得的黑館全員到齊。
 
看著這樣和樂悠閒的氣氛,冰炎微微勾起笑容。
 
其實偶爾這樣也不錯。
 
「咦?學長竟然會笑!
 
「...褚,你想死嗎?
 
「抱歉,請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撇除某學弟的白痴之外,早晨的開始還是很美好的。
 
 
 
 
之後到了下午,吃飽早餐後冰炎回到房間看了一會書,然後小睡片刻,很快地就到了選修課要上課的時間。
 
午睡起床、走進浴室洗了個澡,很快地準備好下午要上課的東西。
 
離開黑館前往教室的路上,其實自己的生活單調的要命。
 
要是沒有遇見褚的話,每天的生活大概就是這樣,然後到生命的盡頭吧。
 
遇到褚,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就這樣,帶著複雜的心情去上課、然後結束這平靜的一天。
 
 
 
如果是出任務的一天,冰炎出完任務後的第四天回到黑館房間內。
 
三天沒睡覺、沒吃東西的肚子,已經很習慣身體的主人如此虐待身體。
 
臉上帶著疲倦和蒼白的冰炎,緩緩地走上黑館的樓梯,然後走到自己的房間前停住。


未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