杵風流定

關於部落格
  • 998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過去與未來【冰漾】

 【褚冥漾視角】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上學的路是這麼令人驚悚。
 
單單只是去上學竟然被一名俊美男子搭訕,不過他搭訕就算了,為什麼明明拒絕他這麼多次,卻還是死皮賴臉的重複同樣的過程? 難道這傢伙不懂甚麼叫做放棄嗎?
 
還是說,沒學到?
 
哈哈,怎麼可能!
 
於是不知道是第幾次踏上上學路的我,卻渾然不知那傢伙已經設下陷阱,等著我傻傻地進入並將我一網打盡。
 
過程中,我沒甚麼印象。
 
再次醒來則是在一間房間內,裡面的擺設用看的就知道有多昂貴。
 
好吧,鬆懈那傢伙是我的錯。
 
但有必要對一個長得像路人甲的人死纏爛打嗎?說實在的,我搞不懂那傢伙的審美觀是發生甚麼問題了。
 
之後,在相處的過程,我曾經也想逃跑或者向外求救,但他似乎有可以看透人心的本事,在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後,我放棄了。
 
好吧,反正有人養又有美味的東西吃、又可以不用上學,僅僅是被關起來而已,又有甚麼大不了的?
 
而且和他相處在一起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令人討厭
 
或許就這樣跟他過一輩子也沒關係?
 
帶著這樣卑鄙的想法,我以為只要他單方面的愛我,免費享受著他滿滿愛意,就算可能會付點肉體上的代價,那又如何?
 
人生,不就是這麼卑鄙又偷閒的嗎?
 
直到那天,在他家閒逛,逛到地下室時,我才發現我的心並不是我想像中那麼寬容大量。
 
泡在福馬林內的東西,僅僅只是看一眼而已,我就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
 
那東西,臉、肢體甚至是腳上的痣,都跟我相同。
 
即使這東西泡得少說有十年以上,但我依舊可以肯定「他」長得像我。
 
也或者說
 
我長得像「他」?
 
這算甚麼?替代品?
 
我從都不知道我這顆心感到如此疼痛。
 
像是不想成為那個他的替代品,帶著莫名的心痛想要逃離這甜美的牢籠,卻一次又一次的被他給帶回來。
 
原來曾經認為的一輩子,是這麼的短暫。
 
被他抓回來後,他總是對我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像是給我喝奇怪顏色的藥水、或者拿著一本厚重的書對我唸一些我聽不懂的字句。
 
生活在渾渾噩噩和奇奇怪怪的事情中度過,接著察覺到身體的不對勁,不知為何我感覺到睡眠時間延長,甚至在白天精神也難以振作。
 
我開始感到不安,或許我下意識認為他對我所做的一切是無害的,但或許又是我的自我猜測罷了。
 
但對他,不知道為什麼我狠不下心,在潛意識中甚至有種讓他傷心的話我也會跟著感到傷心的錯覺。
 
明明是他的錯,為什麼我要感到傷心難過呢?
 
於是我狠心的忽略內心的感受對他破口大罵,在我腦中所有可以罵人的全部都用到他身上,只是為什麼越罵我的心也跟著越痛呢?
 
不罵了,我不罵了。
 
反正罵你到最後痛的還不是我,真是作孽阿我。
 
於是我默默的接受他對我所做的一切。
 
甚至,有時在睡夢中可以聽見他叫著我的名字,卻像是在叫另一個我。
 
是在叫「他」吧。
 
真好呢,能被一個這麼有錢又這麼帥的人愛上,一定很幸福吧。
 
真羨慕你
 
可能是忌妒心作祟,也有可能是那些詭異的實驗產生效果,我開始在睡夢中夢到一些奇怪的場景。
 
妖師、安地爾、學院,還有
 
你。
 
有時候醒來,我都快要搞不懂哪邊是真的哪邊是假的。
 
那些夢境像是曾經發生一樣,是這麼的令我印象深刻,甚至有時睡夢中醒來發現我哭了。
 
像是親身經歷一樣,感到不可思議。
 
最後,我不得不面對這些夢境。
 
因為,我發現他似乎想讓我變成那個「他」。
 
如果變成那個「他」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兩個人在一起一輩子呢?
 
這簡單的奢望令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接著在某一天,他說要對我進行最後的實驗,他說如果失敗就放我走。
 
看著他,這麼容易就放棄我,感到一陣劇烈疼痛。
 
最起碼對我在堅持一下啊笨蛋。
 
即使不是那個「他」,但我是個人,一樣會感到心痛阿。
 
看著他最後一次牽我手、看著他最後俊美的側臉,我坐在椅子上,腦袋卻想著如果我假裝是那個「他」的話
 
算了,還是不要這麼作賤好了。
 
要放我走就走吧,我也不稀罕你了。
 
最後他又拿著那本厚重的書開始念,在意識還沒消失之前、我似乎看到他眼角有淚。
 
可能又是錯覺吧。
 
 
 END?
 
 
 
 
 
 
之後過了許久,但也有可能連五分鐘不到?
 
我甚麼都想起來了,包括眼前這渾蛋傢伙,以前的過往和現世的種種在我腦內快速轉動,我的頭都痛起來了。
 
眼前那該死的傢伙竟然以祈禱的姿勢跪著?!
 
很不像我認識的他。
 
不過這些先不管,我起身看到桌上放著一把小刀,在他還沒注意到我之前藏進口袋中,然後走向他。
 
看他這麼狼狽地等著我,上帝真的很殘忍,給他這麼多壽命卻讓他愛上一個壽命比他短好幾倍的人類。
 
在輪迴幾次間,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以甚麼樣的心情來等我出生、陪伴然後死亡。
 
這過程很難熬,對他也很殘酷。
 
但不管怎樣,我現在想做的只有一件事情。
 
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給他個大大的擁抱,這擁抱我等了多久?他又等了多少年?
 
但是
 
我拿出小刀刺向他的腹部,看著他不可置信的臉時,我感到一陣報復後的快感。
 
「去死吧,變態」
 
為我曾經心痛快死的感覺付出代價吧,然後扔下他,走出大門。
 
為什麼走掉?
 
因為,我知道。
 
不管我離開幾次,他還是會跟上來的。
 
你說,是不是啊?
 
學長。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